星河璀璨

紅映與熒幕上女性故事

女演員紅映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和兩個可愛小酒窩。在純真的外表中仍散發著溫柔和成熟。無論是悲劇還是喜劇,紅映所飾演的角色都是率直、真誠的個性。就如《棗樹開花》中的阿幸,她是一位賢妻,照顧夫家每一個人。她觸動了觀眾的心,讓人不禁為這個人物的命運而流淚。

紅映與熒幕上女性故事

記者(★):在《棗樹開花》中,阿幸代表著刻苦耐勞、無私奉獻和犧牲的越南女性,您對這個角色有何感想?
紅映(●):
她實實在在是一名全心全意為丈夫、為自己所愛的人而付出的女子。我認為這也是越南女性的特徵,她們把血統、親情放在第一位。她可能是昔日的典型女性,就是當下青少年的父母這代人,至於90後的人我不敢肯定。

(★):在《荒蕪山谷》中的阿交、《沙崖》的阿心、《夢遊女子》的阿葵和《母親內心》的阿蘭等飾演過的角色,有人認為,越南電影裡只有紅映才能充分地體現出上述女子的特殊命運,您對此有何想法?
(●):阿交是一名需要愛、想愛、對生活充滿渴望的女教師,當被丟棄後,她決定繼續好好地生活。以前,在我的認知中,當教師是要循規蹈矩的,但後來有了愛人,我開始關注有關性別和感情的問題,我才發現片中女教師的需求十分真實和正常的。對於《沙崖》中的阿心,我從來沒有遇過要共侍一夫的理由。如果是在和平時期,肯定沒有人願意承受這樣的委屈。拍這部電影時,我只有22歲,我很難設身於她的處境,但仍耐心聆聽理解角色。我也怕被批評飾演的角色都千篇一律,都是命運坎坷的人物。但投入這些角色時,我對周邊的一切感到好奇,而且對與人有關的事物相當敏感。我的想像力也十分豐富,因為我喜歡閱讀文學作品、有關世界、草木、環境等領域的書籍。小說讓我們深入了解人類。

(★):片中是這樣,但在現實生活中,您有否經歷過如角色的處境?
(●):我一生的變故主要與親人有關,失去自己疼愛的人。除此之外,我覺得自己人生相當平靜。小時候,大家都很窮,但我生活簡單,所以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為什麼當下的國產電影再沒有出現有深度和命運觸動觀眾的女性角色?
(●):我入行時,商業電影已經進入衰退階段,而國產電影也遇到不少困難。然而,不知道什麼原因,當時仍有一些出色的作品。也許再需要一段時間,國產電影才能再創造出具代表性和觸動觀眾的人物。

(★): 您認為當前越南電影中的女性角色有何弱點?
(●):角色被簡單化、千遍一律的表情和造型。我最怕的是不算好也不算差的角色。這不是因為演員的演技問題,而是劇本的內容,人物的故事以及演員對角色的感悟。同樣是眼神,但如何讓觀眾解讀角色的內心而不用任何台詞,就如梁朝偉一樣。相反,有的人物,我們看見他們在哭,但不能理解淚水背後所傳達的信息。年輕演員已經做對、做好但不夠深刻。

(★):在社交隔離期間,您如何讓自己不感到無聊?
(●):我從日常生活中的各項活動尋找快樂,如煮飯、養寵物、照顧家庭、練瑜伽、觀看電影以及閱讀以前沒有時間看的書。我還參加線上課程,如:在社交網上打造個人品牌,網上經營,充實自己知識,這些可能以後會有用的。尤其是,大家應該關掉手機,以限制上社交網。跟寵物玩耍也讓我減壓,減少上網時間。參加線上學習也一樣,我關掉臉書,把所有精力投入在課程上。與其在社交網上關注無休止的“口戰”,我們應該好好利用自己的時間◆

媚莉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