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璀璨

芳草-玉禮:我們並非完美的一對

今年8月中旬,與國內觀眾闊別7年後,越語樂壇的“黃金組合”芳草與玉禮從美國回到河內和胡志明市,在男歌手何英俊的音樂會擔任演唱嘉賓。值此,他們也向觀眾分享夫婦倆的婚姻生活以及對音樂的熱愛。

芳草和玉禮在男歌手何英俊的音樂會擔任演唱嘉賓。

芳草和玉禮在男歌手何英俊的音樂會擔任演唱嘉賓。

記者(●):再次看到家鄉的觀眾,您們有什麼感想?
玉禮(▲):坐在飛機上,我和妻子俯視西貢河時忍不住流淚。鱗次櫛比的樓房、擁擠的交通……這一切都讓我感到親切。當我們再次看到新老的觀眾,我和芳草都很感動。此前,由於受疫情影響,我心想難以再有機會在家鄉的歌迷面前彈琴表演了。我很高興這次音樂會捐款5億元幫助弱勢兒童。
站在台上這麼多年,我最擔心的是因為情緒激動無法唱歌,我要努力冷靜,不要讓眼淚掉下來。芳草在這方面比我更優秀,她不時看過來,見我哽咽就幫我一起唱。
(●)從1990年開始結伴一起,您們如何維持婚姻?
(▲):很多人稱芳草和玉禮是完美的一對,我知道他們喜歡我們,故才這樣比喻,但我不喜歡。我對完美的東西很容易感到厭倦,喜歡瑕疵,因為這才有改變的餘地。很多人羨慕我和妻子的幸福,其實每個人的幸福是不一樣的。我們也有分歧。例如,芳草認為睡眠是神聖的,而我討厭睡覺。我不明白為什麼要閉上眼睛這麼久,而生活有太多的事情要清醒來考慮。由此,我們產生了許多衝突。妻子不想一個人醒來,但幾乎每次醒來都發現丈夫在花園的角落裡啜飲著一杯咖啡。過去,我們為此經常鬧脾氣,現在好多了,因為我們都越來越學會快樂地生活。我也學會了如何睡得更好。每次夫妻吵架,都是我主動和解的。我很珍惜自己的妻子。
(●)您們最合拍的是什麼?
(▲):我們都重視精神上的幸福。芳草在工作上幫助了我很多。當她看到我洗碗打碎的時候,她明白丈夫在腦海裡正想著音樂,便立即來接手,讓我坐在吉他前集中創作。她與我討論新歌的每一個旋律和歌詞。我們的合拍之處在於對音樂都不著急。一首歌經過不知多少次修改,直到感覺不再牽強才算完成。有時還需要幾年的時間。
(●)您們如何度過疫情的日子?
(▲):過去兩年的疫情真的可怕,當看到美國和越南的生命流失時,我們既擔心又困惑。 我們在花園裡種菜,學做麵包、米線……這段時間我和妻子也創作了4首歌,但只發行了兩首:《明天我們將再見》、《再見西貢》。我們唯有在家製作音樂、做飯、與在越南的朋友和親人聊天來度過那個艱難的時期。目前我們在美國的生活很穩定。除了做音樂和教學,我們夫婦倆和朋友合作做一些小生意。
(●)您們還醞釀著什麼音樂計劃嗎?
(▲):音樂家要不斷尋求以讓自己的音樂融入大眾,不會迷失在市場上每天製作的眾多歌曲中。我們有很多歌曲已完成創作和混音,但不知道如何發佈才有趣。目前,我寫了很多關於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比如疫情、分離、家庭破裂、每天的小快樂和仍然不可缺乏的愛情。我們正集合起來以在不久的將來製作一張專輯,作為對多年來支持我們的觀眾的一份小禮物。
(●)對於有意見認為過了幾十年後,芳草和玉禮僅在舊歌中才被觀眾想起,您有何感想?
(▲):這種意見是正確的。我們也有新作,都是在YouTube上播放,但也許緣分還未到,所以還沒有被大量觀眾看到。而且我們也很少露面,沒有機會讓新音樂得到更廣泛的傳播。目前,我和妻子並沒有什麼遠大的抱負,只是跟著我們的熱情繼續創作。即使是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粉絲們仍記得《自行車》、《一個人的咖啡》、《三支閃爍的蠟燭》已經是很開心了。許多人說我們的音樂是他們童年的一部分。這是對藝術家的獎賞。我越來越感謝觀眾在物質和精神上對我們的支持。每次想起他們,我都會感到一種神奇的聯繫,發現自己沒有迷失,生活變得更加可愛◆

黃 蓉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