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在火中錘煉成長

有時陽光晴朗,有時陰雨籠罩的10月似乎考驗人的耐力。但市公安廳消防與救援警察力量仍在操場上積極鍛練,隨時做好準備。連在沒有任務的時候,消防員任何時候都要處於嚴陣以待的狀態下。

陳成發上尉與隊友將被困在排水渠裡的遇險者救出。

陳成發上尉與隊友將被困在排水渠裡的遇險者救出。

特殊職業
為了成為真正的消防員,須在火中鍛煉成長,以面對火警時,能夠確定火勢的危險程度以提出正確的消防戰術。警鐘無鳴響時,消防員會在強烈的陽光下鍛煉身體、提高業務水平,或參與向民眾宣傳和提供消防知識、技能培訓的活動,讓民眾成為消防陣線上的 戰士。

市公安廳消防與救援警察科消防與救援工作隊幹部陳成發上尉透露:“消防職業的苦與樂很多,滅火工作也非常艱辛。但消防員若因怕危險和辛苦而卻步,那麼民眾的財產和性命,由誰來保護呢?”至於消防工作中的樂事,他們有時每個月參加撲滅上10起火警;不少火警的受害者近乎無法拯救,因為當他們收到報警後趕到現場時,火警已發生3個小時。
 
有一次,他與隊友於上午8時多起程到第九郡新富坊高新技術園區FPT公司後面排水渠實施救援任務。但到現場時,水位已高漲,蓋住了沙井口。遇險者家人告知,遇險者是梁文餘,從凌晨3時就進入排水渠捕魚,但一直未見出來。其家人已幾乎絕望,一見到救援力量,就痛哭起來。但本著“不放過任何機會”的想法,萬一無法將遇險者救出,至少也須找到其遺體交給家人辦後事,救援隊立刻開展潛水隊形,帶著足夠裝設備深入排水渠裡救人。在裡面,他們邊摸索,邊大聲叫喚和拿著手電筒照到每個角落以尋找遇險者。
 
近4個小時在滿是臭味和氧氣、光線不足的污水中搜尋後,當大家開始感到疲倦時,突然發現距離約100米處有光斑,快速接近就看到正處於極度恐慌,幾乎失去意識的阿餘。眾隊員便輪番安慰及照料他。近30分鐘後,餘兄已逐漸恢復,救援隊將他送出去。但由於餘兄不會游泳,所以在將其送到外邊的過程中遇上很多困難,甚至他多次因缺乏氧氣而休克。連續4個小時帶著各種重型設備在水中救援後,發兄與隊友都筋疲力盡。但若不努力離開排水渠,他和遇險者都可能會窒息而死。當發兄與隊友將餘兄救出時,其家庭感到非常幸福。他們紛紛向救援隊致謝感恩。

隨時嚴陣以待
消防員也像眾人一樣有平凡的生活,但其工作須一直嚴陣以待。因為火災不會在等消防員做好準備後才燃起,隨時都可能發生。一名年輕消防員笑說:“我們多次正在吃飯或洗澡就接到通知,便把一切放下,趕忙穿上消防服上車趕抵現場,有人正在剃鬚,便帶著剃刀上車。”在沒有槍聲的陣線上作戰,不意味著沒有犧牲和危險。不計較得失,不怕辛苦和恐懼的消防員們仍一直嚴陣以待,每逢消防警鐘鳴響就挺身而出。

今年7月11日上午10時16分,座落在第一郡陳興道街937號的高勝技術高等學校宿舍發生火警。由於該宿舍位於震傷矯形醫院旁邊,火警又於診病高峰時間發生,導致事發區域十分混亂。消防力量一到場,就看到上十張擔架床將遇險者推到外邊,上百名手、腳纏著繃帶的病人坐著輪椅向外逃生,醫療用品和被子、紙張等到處散落。在宿舍大樓上有很多人喊叫及求救。籠罩整個宿舍的煙霧越來越濃,導致被困的居民激烈咳嗽。消防力量立即著手滅火,將遇險者救出、穩定被困在宿舍中的遇險者情緒,並將其安全救出。
 
多次見證消防員應付火災,我都自問:消防員為何不選擇更舒適的職業,卻從事這麼艱險的工作?在執行任務中要承受煙塵和可能面對達1000攝氏度的高溫;須進入滿是廢物、動物屍體,甚至有受害者遺體的污水中。帶著溫柔的微笑和沉思的眼神,市公安廳消防與救援警察科副科長阮文友回答:“我們的任務可以簡單地用8個字概括:為國忘我,為民服務。但要完成任務是很不容易的。這個行業很奇怪,若已置身在內就無法放棄。也有因為太困難而卻步的時候,但只要想到離開這個職業,心裡便覺得很難受。因此,當警鐘一鳴響,我們又衝去滅火,或沉入滿是臭味的污水尋找遇難者。我們的職業本來就是這樣的。”

上百起火警和爆炸事件得到及時遏止,上百位遇險者從危險中獲救,足以體現市公安廳消防與救援警察科所屬消防力量所有成績都是以隊員們的安全換取的,因而獲得民眾的愛戴。每個職業都有其艱辛。但消防與救援力量付出的是靜默犧牲。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有人民需要,消防員都毫無猶豫地將遇險者帶到安全之處,全力以赴完成“為國忘我,為民服務”的責任◆

芳 清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