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基層幹部與民並肩抗疫

當疫情來襲,本市幹部和公務員一直並肩同行、齊心合力照護民眾的健康與日常生活。隨著疫情演變複雜,阻礙、挑戰也不斷增加,使他們疲於應付。然而,病毒可以“侵襲”他們的身體,但無法降伏人民戰士的意志!

第六郡幹部和公務員正搬運援助地方居民的貨物。

第六郡幹部和公務員正搬運援助地方居民的貨物。

不分日夜為民服務
在7月中旬某個深夜,家住平新郡新造坊第十街區黎廷謹街242/16號的NNT突然出現產兆。她的丈夫正在隔離區,她身邊還有1個小孩子要照顧,住處則位於封鎖區,她瞬間陷入慌亂。經過數分鐘平復情緒後,她立即想到致電向地方基層幹部求助。聞訊後,新造坊勞動與榮軍社會幹部阮玉林馬上騎摩托車趕往NNT的住處。他先載NNT和孩子到平新郡醫院,然後再把小孩送往隔離區交給父親照顧。如今,NNT一家已經團聚且都身體健康,他們不時打電話向阮玉林致謝和問好。

NNT的場合只是阮玉林和新造坊其他幹部、公務員在疫情期間所協助的無數場合之一。每天,阮玉林和同事們都忙於照護地方居民的健康與日常生活,例如:提供藥物、協助救援、追蹤排查、對有社群確診病例環境消毒、派發“安生袋”等。據悉,阮玉林從7月開始留在辦事處工作,他坦然告知自己也記掛妻兒,但他說:“既然是本身的工作就要有責任、努力完成。當我生病時,許多民眾知道後便紛紛送來藥物、保健品和致電詢問健康情況,令我十分感動。我知道所付出的努力沒有白費。”

新造坊人委會副主席阮氏雪絨同樣已經兩個多月沒有回家。她丈夫在公安部門工作,所以也一樣留守在單位。孩子們只能交由祖父母照顧。阮氏雪絨副主席表示:“疫情期間,我們的工作並不定時,只要民眾急需幫忙,就算是夜晚,我們也要趕到。電話也是全天24小時不停地響。有時兩三人同時來電,接聽這人就錯過另一位……”她同時告知,由於工作性質,所以即使幹部和公務員做好5K防疫規定,但還是潛伏很高的感染風險。所以他們已准備好自己隨時可能成為確診者的第一代密接者,甚至乎本身若確診,也沒什麼驚訝的。她吐露:“我們健康的就要照顧身體不適的。有一次經歷令我難以忘懷,當時接到一位病情突然轉危確診者家屬的求助電話,我們立即趕往,可到達時,病人已經不幸離世了。那時候的感覺非常難受,所以即使知道經常外出接觸人們是危險的,但我們仍會竭盡所能為民眾服務。”

面對感染風險
家住第六郡第十坊的張氏碧妙告知:“我居住的租屋區位於封鎖區內的一條街巷深處,因此援助品只派發到較外面的民戶。我不知如何是好,後來獲得熟人提供第六郡人委會主席的電話號碼。我立即致電求助,那時應該是晚上8點多。然後翌日,我們整個租屋區的各戶都收到了食物、必需品……”

對於第六郡人委會主席黎氏青草來說,不時接到來自民眾的求助、要求解答疑問的電話是常事。除了正在開會、暫時不能接電話之外,黎氏青草主席的電話都是全天候開通的。每當接到民眾的來電,她會請對方留下地址資訊等,然後立即轉交坊人委會查證,以及時提供支援。對於新冠確診者的求助來電,她還細心地提醒他們盡量少說話、保持體力,只要直接告知所在地址,就會有醫護人員前往協助。

疫情延長,不少民眾致電批評和向黎主席反映不滿意見。她總是很有耐心地靜靜聆聽,然後慢慢分析和安撫,讓大家了解當前情況並能夠理解。此後,許多人便想通了且願意與本市配合、共渡疫情難關。黎主席表示:“各坊的幹部、公務員才是最辛苦的。一些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幹部和公務員便自我隔離和服藥。甚至有些坊要安排人委會辦事處的頂層讓確診的幹部和公務員隔離……”同時告知,如今,郡越南祖國陣線委會的幹部們不亞於專業搬運工。他們每天搬運的貨物數量重達10多噸。目前,上述力量都被感染,郡要安排其他力量來替代。黎主席分享:“坊級幹部和公務員是最接近人民的力量。在這次抗疫戰爭中,他們就是披甲上前線的戰士,所以無可避免會受傷、甚至是犧牲。不過大家都很決心和努力,尤其是在8月23日到9月15日的抗疫高峰期。正如市委書記所說,這是一場與病毒的“決戰”,一定要把確診病例從社群中篩查出來,所以大家都拼盡全力,好讓全市乃至全國人民的生活得以早日恢復正常。”◆
 
疲憊但仍然堅持
全市各地方各級幹部和公務員都盡力盡責,儘管他們要長時間工作十分疲憊,但大家仍然堅持下去。因此,希望全市人民可以理解並同心協力,大家團結起來以共渡疫情難關。       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委會副主任范德海

玉 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