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本市要成為南部東區強勁增長極

黨中央政治局關於南部東區、南部重點經濟區至2010年及至2020年定向的社經發展、確保國防安全的第53號《決議》和第27號《結論》總結會議日前在本市舉行。

計劃與投資部長阮志勇和市人委會主席潘文邁在會上致詞。

計劃與投資部長阮志勇和市人委會主席潘文邁在會上致詞。

各行其是

市人委會主席潘文邁在會上表示,在取代第53號《決議》的新《決議》中,需確定2030年至2045年階段的目標,南部重點經濟區和南部東區面向的目標須高於全國的目標,因為此區域既為實現這一目標作出貢獻,又作為全國的牽引力。他指出,這區域須是地區乃至世界的火車頭和中心。因此,區域所屬各個地方須視自己的優勢確定自己的角色、使命,從而做好分工,並認為:“過去期間,仍存在各行其是的情況,因此近乎沒有取得任何成效,所以各地方要坐下來設法克服。”

潘文邁主席注重各區域之間的聯結,認為應該重新建立區域委員會,分工跟進、確定區域的大小目標,從而掌握進度和確定責任,若發現資源沒有得到適當地佈置時,就提出警報機制;為此,需要有協助隊伍,並有經費運作這一隊伍。他認為,應該制定富有經驗的管理人任用機制,可能是已退休的領導人、專家,協助區域委員會監察目標實現進度和掌握所發生的問題,從而建議職能機關及時處理。如此,運作機制既不笨重,又不衍生財政預算重擔,而且十分有效。

潘文邁主席還提議區域委員會要確定重點項目和其各個階段,並援引環市三路的財政機制,其中一部分資金是來自中央和地方的。未來期間,區域的各項目需要中央資金,從而打開中央、地方資源和社會資源。他認為,必須制定區域機制,其中須強有力和明確地實施權力下放、授權,以創造實行條件;同時指出:“不應該如目前交給區域,而區域交給地方開展,但在進入細節時卻要詢問部,因而遇上很多阻礙。”
要面向金融城市
計劃與投資部長阮志勇在會上致結論詞時認為,在南部東區,胡志明市是增長極,是區域的最大中心,對整個區域的發展起到決定性作用。因此,要確定機會,重新定型,以提出未來期間的發展方向。從而,就機制、政策提出建議。阮志勇部長說:“胡志明市和南部東區必須有新的機制和政策。這些機制必須具特殊性,優於全國,以及能夠與世界競爭。”並認為,胡志明市的增長率不應該只停留在7%至8%。若改變整個經濟結構,有新的視野,以及良好地組織實行,那麼胡志明市的增長率可以達兩位數。此增長率不僅在幾年內,而且可以持續數十年,不愧是全國的經濟火車頭。

阮志勇部長表示,為實現目標和使命,胡志明市需建議採取本市正需要的優越、有競爭力和特殊機制、政策。他指出:“最重要的是,對於新的,胡志明市可試行領先實施。因為,胡志明市很難像其他地方採用共用機制。”對於新的模式、新的因素和新的機制與政策,胡志明市應該領先試行實施。為此,應大膽地向黨中央政治局提出建議。

關於本市的國際金融中心,阮志勇部長表示,此內容已列入黨“十三大”《決議》,所以現在必須實行。最近,胡志明市雖取得一些進展,但比較緩慢。他認為,不應該只面向金融中心,而需要一個更大的創意,那就是形成一個金融城市,同時指出:“以金融中心為中心的經濟體系將為胡志明市和國家作出更大的貢獻,而不僅在守添都市區,其只是初期的核心。”並提議,應該向芹耶縣區域發展,但注意避免影響到生物圈森林◆
 
區域委員會不是省的上級機關

計劃與投資部長阮志勇在會上認定,南部東區、南部重點經濟區不僅要在國內作對比,還要與國際比較,從而提出發展機制。關於區域聯結機制,阮志勇部長告知,這不是新的內容,各部委早就研究了,但仍未做到。如法國、比利時等國家有區域政府、區域財政預算,但越南法律尚未規定“區域”,因此沒有專供每個區域的機制。

阮志勇部長分析:“區域不是省、市的上級機關;由於沒有合法性、沒有法律地位,所以沒有權力,也沒有財政預算。”並強調,區域委員會不是省的上級機關;《財政預算法》、《公共投資法》等也沒有供給區域委員會的財政預算。他提議,根據體制的現狀,要深入研究此問題;在沒有區域政府機制的背景下,提出區域委員會的概念,制定關於配合規制、分配、財政預算、權限、職能、任務的規定。

黎 釵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