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武文傑同志在西貢-嘉定 -胡志明市的烙印

西貢-胡志明市是武文傑同志給民眾、後世留下非常深刻、明亮的烙印之地。

原政府總理武文傑與技術隊伍在百里居500千伏變電站工程的施工地。(阮功成攝)

原政府總理武文傑與技術隊伍在百里居500千伏變電站工程的施工地。(阮功成攝)

武文傑同志在投身於革命的一生中,從積極參加反帝青年運動的青年,到經過兩次抗戰在各重點戰場歷經重重挑戰後富有經驗的領導幹部,到黨中央政治局委員、政府總理崗位,一直證明自己是黨、國家和民族的優秀領導、堅韌不拔的革命戰士、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一生為國為民服務。其中,西貢-胡志明市是武文傑同志擔任市委書記時間最長的地方,武文傑同志給人民、後世留下的烙印非常深刻和明亮。
從16歲就投身革命的武文傑同志很快就成為湄公河區域各級“領導人”,並持續近20年。於1959年,當南方革命遇上重重困難時,武文傑同志獲委任為西貢-堤岸市委書記。對於西貢-嘉定,武文傑同志留下的第一烙印是以戰略視野和多年與民打成一片的經驗,武文傑同志意識到西貢- 堤岸與本來是嘉定省所屬區域的市郊農村區域不可分開。本市領導機關必須在農村區域建立根據地,作為“立足之地”。因此,武文傑同志已建議黨委將西貢-堤岸黨部與嘉定黨部合併成一個統一黨,命名為西貢-嘉定黨部,現為胡志明市黨部。
在合併後,武文傑同志和黨委盡快制定和領導開展在嘉定的崛起計劃。經過兩次崛起後,到1961年春節,西貢-嘉定區域已有30個鄉獲解放,與在西寧和平陽的大解放區相連,成為西貢-嘉定區域黨委的堅固根據地。另外,在舊邑、福門等的市郊區域中,也有一些解放區,作為攻擊在市內各個目標的“跳板”。西貢- 嘉定區域的武裝力量是在八月革命和抗法殖民侵略戰爭時期形成的。在擴大市郊解放區的同時,該區域黨委已恢復在市內的各個根據地,促進與武裝結合的政治運動。
透過實踐,武文傑同志與剛從東方團返回的西貢-嘉定軍事同事一同完善都市武裝力量組織思維。按照黨委的主張,在西貢-嘉定戰場須組織多種多樣的武裝力量,具體是在市郊的古芝區域組織集中單位、在西貢附近區域組織符合的游擊、自衛力量,例如:秘密游擊力量,秘密自衛力量,按重擊、向危險之處進攻的方針運作,但不露面,而在臨時佔領的區域仍“公開”。就是因為如此,而使用公開、秘密游擊、自衛力量的游擊戰爭運動結合各階層人民、各團體的政治鬥爭運動已造成革命對敵人巢穴的強烈攻進。武文傑在武裝力量的發展中留下了明顯的烙印。
在第三屆黨大會後,中央南方局已指導西貢-嘉定組織發展武裝力量和武裝鬥爭活動,以強有力輔助群眾的政治鬥爭活動。於1961年3月19日,西貢-嘉定軍區成立。從軍區到縣、鄉的軍事組織系統已健全。在市內,每個分支機構、每個團體也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同時還有軍事情報力量的戰鬥偵察隊,逐漸形成了本市別動隊和各團體的別動隊。在不斷發展的革命運動的基礎上,本市武裝力量不斷強大。正因為如此,而在 “特殊戰爭”時期和“局部戰爭”初期,西貢- 嘉定是透過“神出鬼沒”之戰消滅最多入侵者的地方。到戊申年春節總進攻與崛起,西貢-嘉定以本市別動力量的“先發制人”打擊入局,讓入侵者震驚。
武文傑同志在極其艱難危險,但充滿豪邁戰功的時期內擔任西貢-嘉定黨部書記近12年(1959-1970),已為本市-抗美救國時期的重要戰場的革命運動作出了巨大貢獻。武文傑同志的名字和功勞與西貢-嘉定軍民和黨部的光榮、豪邁歷史維繫一起,其中武文傑同志在西貢-嘉定黨部的形成和造成很多輝煌的戰役和勝利的本市武裝力量的成長留下明顯的烙印。
在解放一年多後,在原材料儲備量日益減少,且生產經營方式與此前不同的情況下,本市經濟形勢日趨壞轉,並陷入嚴重危機。西貢人在歷史上第一次須吃薏苡仁、土豆和木薯等。作為來自南部“米庫”的人,武文傑同志不甘心讓市民挨餓。因此,以武文傑書記為首的市委須為人民“跑米”。他已向銀行行長呂明珠、糧食公司代表(三施、阮氏老)、財政廳代表、交通運輸廳代表交付具體的任務,到九龍江平原以比國家規定的價格高至3倍的市場價格購買稻米。但這樣做是違反原則、違反主張的,所以被物價委員會向中央提告。儘管違反原則、違反主張,但在解放之後卻有助拯救市民免於飢餓。顯然,武文傑同志已深刻地吸收了胡伯伯的教誨:人民只有吃飽穿暖,才能感受到獨立和自由的價值。
但這只是臨時方案,基本上須發展本來是本市優勢的工業、貿易。在國企都陷入困境,近乎沒有出路, 許多企業經理向國家提出建議的情 況下,武文傑同志已成立“經理俱樂部”,聚集經理、黨組織書記、國企工會負責人。該俱樂部在武文傑同志到中央接任新任務後仍繼續運作,為形成創新思維作出了重要的實踐基礎。武文傑同志本身也經常視察企業,與工人、勞工直接交談,例如:永會香煙企業、福隆紡織企業、成功紡織企業、Viso洗衣粉企業等。在這裡,武文傑同志已指導允許採取工人、經理的創意和創新做法。通常,這樣做獲視為“打破圍欄”。但在總結之後卻獲視為關於新經營方式的“突破”,需要在意識上有大轉變,即須更新思維。
除了視察和直接指導企業的實際運作之外,武文傑同志已成立市委所屬經濟研究工作研究室,匯集各行各業的知識分子,其中有1975年前曾在西貢政府擔任重要職務的經濟專家。在該辦公室對經濟思想、銀行-金融、外國投資、出口加工區、外商和國際關係研究結果的基礎上,市委已主張尋找外匯用於購買生產原材料,尤其是對於生產出口產品的行業。
就是武文傑同志按本市實踐研究、制定、試行、總結的主張、政 策已成為突破進展和重要的實踐基礎,為形成以後的創新思維和路線作出貢獻◆

中央理論委員會委員潘春編副教授、博士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