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舊公寓改建遇法理羈絆

每到雨季,舊公寓居民就坐立不安,因為他們的老舊住房隨時都有可能倒塌危機。各級政府為消除此危機已作出不少努力,可改建舊公寓仍是本市的一項長期、複雜工作。

第四郡永會公寓已嚴重損壞,難以確保住戶安全。

第四郡永會公寓已嚴重損壞,難以確保住戶安全。

停滯不前
記者前往獲鑑定為D級(危險級)公寓的第四郡永會公寓,見證了舊公寓居民的困境。數幢4層公寓住房並排在一起,走廊、欄杆都置放或掛滿東西和衣服;外牆有很多污漬、長滿苔蘚。更危險的是,從下面抬頭看公寓的走廊,便會看到天花板牆皮剝落,潛在隨時都可能掉落的危機。A幢一名看車員告知,每當發現牆皮剝落時,他就用棍子敲上天花板,讓剝落的牆皮掉下,以免掉落到居民頭上。

生活環境那麼危險,所以對於遷移一事,居民儘管心裡忐忑但都願意接受。A18號屋主告知,從2018年底到2019年中,地方政府多次在公寓公告板上招商引資以重建公寓;制定民戶遷移、安置方案以建設新公寓等。然而,因為新冠疫情爆發,一切計劃都停頓了。他說:“遷移是一定要的,因為在這裡生活太危險了,但問題在於居民與開發商要如何達成共識。單是在公寓後面高層大樓建設時,施工單位造成公寓的排水系統損壞,表示在竣工後會修理,可後來卻馬虎了事,公寓居民須重修。為避免類似情況,慎重起見,所有內容都應明確、以書面簽訂才行。”

竹江公寓也是D級公寓。從外面看,這幢公寓如同荒置,牆面污黑、嚴重損壞。由於居民已搬到其他地方暫居,所以公寓裡空無人影。然而,地面層竟有一間雜貨店。這是尚未遷移的3個民戶之一。一位郡幹部解釋,這些民戶之所以不同意遷移的原因是:因暫住區域離工作地點太遠,要求須明確地選擇開發商,或其住房仍是國有財產,所以擔心搬遷後不獲分配安置房等。

據第四郡人委會的報告,該郡現有3幢D級公寓,都在1975年之前建設。第十二坊阮必成街6bis公寓已完成所有26個民搬戶遷工作,已5次召開公寓會議,但仍未劃一開發商招選方案。第十三坊竹江公寓已遷移120個民戶,其中116個在第十一郡富壽公寓暫居,現仍有3個民戶未同意搬離。永會公寓A、B、C幢共有244個民戶,迄今只有8戶交房。第四郡正修建第七郡新美公寓的202間住房,用以安排暫居。

修訂法規
舊公寓改建實況顯示,儘管法律有規定,但仍遇上不少困難,單是第四郡就是具體例子。竹江公寓的土地面積為843平方米,設有5層共123間住房,每間面積為10至30平方米。

該郡人委會已多次呼籲開發商參與投資重建,但由於土地面積較小,按現行規定安置原來居民後,開發商收獲的經濟效益並沒多少,而公寓旁邊有一塊面積相同的公園用地。第四郡提議在名義上將兩塊地合併,既能提高建設指標,確保規劃指標,又可為公寓重建項目招商引資。從建設至交房時,公園用地仍是公園用地,沒有豎起圍蔽,也沒有受到任何損失。然而,在向市人委會提交建議文本後,各廳、部門對這一“變通性”方案表示不贊同,並要求第四郡正確地檢查所有權的合法性,同時遵守本市已審批的舊公寓計劃標準。

市建設廳認為,老舊公寓改建、重建方面的法規仍存在很多不足之處。例如,現行的補償、輔助、暫居、安置規定不再符合實際情況;地稅減免政策與從調升建築規劃指標所發生的財政義務規定之間缺乏統一性。市人委會已授權、分工各郡、縣人委會實施舊公寓改建計劃,但在開展過程遇上很多涉及現行法規的羈絆,仍要向市人委會  報告以申請指導意見。另外,由於許多D級公寓的面積 較小,若重建將會無法確保經濟效益,所以很難招商引資。

不僅如此,市人委會於今年初向建設部提交文本,對修訂、補充、取消關於改建、重建舊公寓的2015年第101號《議定》若干條款的草案提意見,其中提出一系列方案。然而,至今一切仍在等待審核。都市專家們認為,要讓整飭都市及改建老舊公寓的計劃取得成效,唯一的方案是修訂法規以解決實際所產生的羈絆◆
 
市建設廳的報告顯示,本市於2017年已完成對在1975年前建設的474幢舊公寓檢查、核查、分類工作。結果,嚴重損壞、危險的D級公寓有15幢。

至今,在上述的15幢公寓中,已完成遷移的有6幢(包括:第一郡二徵夫人街128號公寓、李自仲街23號公寓,第四郡阮必成街6Bis號公寓,新平郡新福街40/1號公寓、隆興街47號公寓、新周街170-171號公寓);正在遷移過程中的公寓有5幢(包括第三郡武文秦街11號公寓,第六郡新和東街119B號公寓,第一郡裴援街155-157號公寓,第四郡竹江公寓和永會公寓A、B、C幢)。本市已完成拆卸4幢公寓,包括:新平郡隆興街47號公寓、新周街170-171號公寓、新福街40/1號公寓,第一郡李自仲街23號公寓。

良 善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