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法律

公證出錯找誰賠償?

買地者已向開發商交足210 億元。儘管該塊地段不滿足轉讓條件,但公證員仍予以公證,導致買地者面臨失去一切的風險。

出錯的公證事務所須對買地者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出錯的公證事務所須對買地者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買地者武文善已向法院提告和獲宣判勝訴,但他多年來仍無法討回已借貸用於向開發商交付的款項和對其損失的賠償金。
既承受財產損失,又耗費精力

志成有限責任公司是廣南省奠盤市奠南-奠玉新都市區所屬蓬萊項目開發商。2012年,該公司以21億元的價格將上述項目所屬1559平方米地段使用權轉讓給寓居峴港市清溪郡的武文善。

在簽訂轉讓合同後,武文善辦理土地使用者變更手續,但因志成公司未開立發票,也未向國家繳納地稅而無法辦理。

值得注意的是,此錯誤原因主要由公證員的疏忽所致。具體是,於2012年3月9日, 廣南省1號公證事務所幹部阮德平對武文善  與志成公司之間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予以了公證。

卷宗顯示,阮德平在對該份合同進行公證的過程中出錯,因為在證書中註明“若至2007年7月30日仍未繳納地稅,就不滿足轉讓條件。”

事發後,阮德平說,他在檢查卷宗時,沒有看到上述的內容,因為字太小。

因此,武文善將其訴諸於法,要求退還款項及對其損失賠償。

根據廣南省人民法院的2019年第79號複審判決書,志成公司須向武文善退還用於購買土地的21億元款項;要求志成公司和廣南省1號公證事務所須對武文善的損失承擔  連帶賠償責任,賠償金總額為逾87億元(雙方各自承擔  一半)。
 
但至今,武文善不僅仍未能討回他的21億元,而賠償金也遙遙無期。

武文善告知:“我已多次向職能機關投訴,要求1號公證處事務所執行判決及給我賠償,但仍無濟於事。買地卷宗具有足夠證件,經過了公證,已完成付款,而現在卻失去一切,甚至陷入負債之境。”
找誰賠償?

據悉,對於武文善就國家對1號公證事務所的判決執行情況的責任提問的內容,廣南省司法廳於2022年3月2日作出回答。

因此,為執行第79號判決書,該廳已向司法部所屬國家賠償局徵求意見。國家賠償局已發文表示,第79號判決書宣判武文善與志成公司之間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是無效,並要求廣南省1號公證事務所須對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一事不屬於2017年《國家賠償責任法》規定的國家行政管理賠償責任範圍。為排解與此事件有關的羈絆,須適用公證、律師、民事訴訟等的專門法律和相關法律來解決。

另外,司法廳表示,由於這是複雜的案件,涉及多個法律領域,因此該廳繼續向司法部司法輔助局申請意見。該局回答,1號公證事務所的賠償責任不屬於國家賠償責任範圍。同時,根據62號《議定》,從國家財政預算獲得財政擔保以履行判決執行義務的對象是國家成立及獲國家財政預算提供運作經費的事業單位。

1號公證事務所是自2011年以來自行承擔所有運作開支的司法廳所屬事業單位,所以在此情況下,不得到國家財政預算預付賠償金。司法廳也告知,公證事務所的財產主要是為公證活動服務的機器、設備。這些財產都是公共財產,由國家財政預算以收費提供的,至於事務所設在司法廳辦公室範圍內。

1號公證事務所的收入主要來自公證活動,在向國家財政預算繳納收費總額的25%後,在其餘的75%收入中,40%用於按規定進行薪資改革和向各福利基金繳納,其餘的只足以向職工、勞工付薪和支付其他各筆經常性開支。根據法律規定,按《國家財政預算法》用於薪資改革的40%收入不得扣押以執行判決。

因此,關於79號判決書執行條件,1號公證事務所沒有賠償,也沒有執行判決的能力◆
 
廣南省人委會的意見?

廣南省人委會最近以書面向武文善回答。據此,1號公證事務所不是獲得國家財政預算的財政擔保以執行案件的對象。因此,國家財政預算不預付款項以賠償。

武文善要求省人委會給1號公證事務所撥款以執行案件一事是沒有依據的。

廣南省人委會提議武文善繼續與省民事案執行局和有關機關配合以得到按規定執行判決。

段 強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