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法律

如何處理不實申報以享輔助金場合?

對於不實申報以獲享或支付輔助金的場合,將視行為的性質來予以行政處罰或追究刑責。

疫情期間向租房者分發大米。

疫情期間向租房者分發大米。

在平陽省發生向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勞工支付輔助金的工作出錯一事正受到眾人的關注。據平陽省勞動與榮軍社會廳領導告知,在該省正加快向勞工支付輔助金的時段,若干人已將熟人列入獲享輔助金的名單。該省將核查以回收所違規支出的款項。

對於不實申報以領取新冠肺炎疫情輔助金的行為,市律師團何海律師告知,據政府頒佈關於使用失業保險基金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勞工和僱主輔助的第68號《決議》和第116號《決議》,“在實施輔助政策的過程中,須確保及時、符合對象、公開、透明,不讓從政策中牟利的情況將會發生”或“不輔助自願不參加的 對象”。

何海律師援引指引實施第68號《決議》和第116號《決議》的第23號《決定》第四十五條和第28號《決定》第七條:“機關、組織和個人若利用政策以牟利、違反法律,則視違法行為的性質和情節輕重,須承擔賠償責任、受紀律處分、行政違規處罰或被追究刑責。”

因此,據第四十五條,不實申報以獲享輔助金的人須承擔賠償責任。至於社保基金規定,若某人不實申報或刪除、篡改以致社保金、失業保險金獲享內容出錯,但未達到須承擔刑事責任的程度,就被罰款100萬至200萬元。

上述行為是根據關於勞動、社保和按合同輸出越南勞工領域行政違規處罰規定的第28號《議定》第三十九條第一款a點處理的。

若僱主負責立下名單及向權力機關提交,但卻將不在企業工作的勞工列入名單,則按第28號《議定》第三十九條第二款須承擔責任。

具體是,僱主若為牟利而偽造、篡改社保、失業保險卷宗內容,但未達到須追究刑事責任的程度,就被罰款500萬至1000萬元。

另外,第28號《議定》第三十九條第三款還規定,違規者須向社保機關退還因違規而取得的款項。

另外,何海律師還認為,對於在平陽省發生的違規支付輔助金一事,要審議有關單位的責任,因為獲享輔助政策的名單先要得到所在街坊組組長的批准,隨後組長把名單向坊提交,最後才按規定支付輔助金。

對於違規支付輔助金的個人、組織,將按關於對幹部、公務員、職工實施紀律處分的第112號《議定》第六條第一款予以處理,具體是:“幹部、公務員、職工若違反關於幹部、公務員、職工的義務的規定;幹部、公務員、職工不得做之事;機關、組織、單位的內部規定、規制;違反關於道德、生活方式的準則或在執行公務期間有其它的違法行為,將受紀律處分。”

另外,違規支付輔助金的人視違規行為的程度,可被予以刑事處理,例如:利用職權或作弊以挪用輔助金的行為據《刑法》第三百五十三條可被判犯下“貪污財產”罪,並被追究刑責。

在支付輔助金的過程中濫用職權以牟利的行為,根據《刑事法》第三百五十六條可被判犯下“在執行公務過程中利用職權”罪,並需承擔刑責。

有職權者在支付輔助金的過程中若因不履行或不按規定履行任務而造成嚴重受損,據《刑法》第三百六十條可被判犯下“缺乏責任造成嚴重後果”罪,並需承擔刑責。

此前,平陽省勞動與榮軍社會廳副廳長范文宣已確認,該省若干地方在支付新冠肺炎疫情輔助金的過程中出錯。

具體是,該省在按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期間違規支付的輔助金包括對  租房者的輔助金(每人80萬元,包括租房輔助金30萬元和必需品輔助金50萬元)和對自由勞工的輔助金(每人150萬元)◆

楊秋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