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2022 年經濟新思維

去年底,經濟的樂觀信號較多: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2.58%,第一劑疫苗接種覆蓋率達98.8%,第二劑疫苗接種覆蓋率達88.5%。因此,政府頒行“安全適應、   靈活與有效監控疫情”的第128號《決議》正在發揮積極的效果。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農林水產和金融市場亮點
農業、林業和水產品生產領域的產量比疫情前樂觀。去年的氣候適宜耕作,飼養也不受禽流感、非洲豬瘟等影響,季度或全年的水產品產量比疫情前還多。

對於金融市場,股市上升是金融領域的亮點,越南股市(VN-Index)達1500點,投資商開立408萬個賬戶,每次交易的平均價值上升,達26萬5000億元,市值達7億7000萬元。債券、股票、衍生品市場的上市數量、交易量和交易價值都增長。

重點工業下滑
工業生產領域卻不樂觀,在新冠兩年,除了開採硬煤和褐煤之外,去年重點工業的工業生產指數(IIP)增速比疫情前下滑。

若更仔細地評估,增幅突出的領域是生產金屬,達22.1%。降幅最大是藥品、化學藥品和藥材,負增長16.9%。近5年來,原油、天然氣開採領域連續負增長,去年的負值為-13.2%。

失業率不降,解體企業增加
瞄向去年企業情況與今年相比,各項指標都有所下降。全國新成立企業數量減少13.4%,註冊資金和勞工人數分別下降27.9%及18.1%。月均有1萬家企業歇業。正在辦理解體手續的企業數量比去年增加27.8%。

社交隔離後,電力、潔淨用水、瓦斯產銷領域的損失嚴重,解體率上升61.3%,新成立率下降79.2%。房地產是增幅樂觀的領域,其他各個領域有增有降。 

去年的失業率和就業不足率高於前年,有收入工作者的工資減少。具體是,失業率為3.22%,城市15至24歲青年失業率最高,佔11.91%,以及解體企業快速增加,故今年的就業增幅將不樂觀,預計產量增長的恢復速度放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各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今年的就業將恢復不到2019年的70%。此舉導致結構性轉變、社會失衡、經濟復甦延遲,將對外國商品的需求產生負面影響,影響我國的出口商品供應。

解決供需問題
經濟創傷起初很容易歸因受疫情影響。然而,在影響產銷活動下滑的各個因素中,國貨競爭力薄弱的因素卻佔49.3%。增速放緩的第二個因素(佔47.6%)是國內市場需求低迷。這可以通過落實第128號《決議》來應對疫情而不是實施社交隔離來解決。

不過,我國於去年第四季度結束社交隔離後,因多個月無法買賣,商品需求受到壓縮,在聖誕節與新年期間加強推動普通的大減價計劃。此次壓縮的需求量很可能獲解決後,需求將因疫情波動後的謹慎心理而大幅減少。長時間社交隔離並等待獲救濟的生活必需品後,一般民戶會有節省開支的心理。 

本市的工業生產指數去年下降-14.3%,首次在各個降速最快的地方中排名墊底。寧順、達樂和嘉萊等省的工業生產指數排名前三,達逾20%。停止經濟活動數月後,不少人已離開胡志明市與河內等大城市,且未有返回城市謀生的考慮,但在民眾的心目中, 可能會日趨節省。民眾越節省,對商品的需求越減少,而經濟正在等待國內需求來推動增長。

每次實施國內或國際社交距離,國內需求常被認為是經濟總需求的重要平台。實踐也是如此,因為在商品出口領域中,只有34%企業於去年第四季度所承接的出口訂單遞增,37.2%企業預計今年第一季度的新出口訂單增加。去年,旅遊服務領域大幅下滑,增幅達-59.9%,在服務領域中只有零售正增長,但也只達0.2%。

對於貿易餘額方面,全年的商品貿易順差達40億美元,但進口增幅(26.5%)高於出口增幅(19%)。為出口增幅做出最大貢獻是鋼鐵、機械設備和其他工具等領域。對於出口架構,加工工業佔89.1%,農林和水產品雖提高了生產效率及產量,但對出口架構的貢獻不大。進口大幅增加,但生產資料佔93.5%,為消費服務的商品僅佔6.5%。

今年增幅輔助措施低於去年
全社會投資額:創下近5年來新低。憑藉財政年度政策的擴大,全社會投資增長3.2%,國有領域投資14.3%,而外國直接投資(FDI)繼續為負增長。但今年的財政年度輔助可能會收縮。 

預計財政年度的開支將減少:去年國家財政預算收支剩餘,是因為盈餘逾180萬億元。然而,由於債務上限餘額高,以及疫情延長,現在的財政年度開支要收緊,商品總需求的增長只能依靠民戶在疫情期間所積累的資產。 

通脹有望推動收緊貨幣政策:去年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創下近5年來新低,僅上升1.89%。特別是去年12月份的CPI下降0.18%,主要是受交通、住房、建材、教育、郵政電信類降價的影響。 

至於通脹期望,去年和今年的平均值有大變動。據國家銀行的調查結果顯示,至去年底期望通脹會降至約1.89%。然而,今年的通脹仍不樂觀,調查中均反映通脹將逾3%,遠遠超出去年的期望。擔心過去期間對通脹失控的明顯例子是我國去年的金價波動與世界金價相反,漲價8.67%,每兩金價有時候與國際市場相差1100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高通脹期望是價格粘性、通脹傳導快的重要原因。據此,通脹不再延長,而有可能會比預計更早出現。若過去期間的貨幣供應量增長可刺激生產資料和投資需求,或總體上刺激商品需求增加,將沒有太多推動時間。

由於供應商將開支列入賣給消費者的售價,導致價格攀升,因此流動性貨幣需求將迅速增加,從而快速調升短期利率。換言之,今年的高通脹期望將對過去期間擴張貨幣政策的總需求輔助效應造成負面影響。 若國家銀行維持擴張貨幣政策,將使通脹期期越來越消極,貨幣供應量遞增的輔助餘地不大。

今年需要經濟復甦新思維
藉由各《自由貿易協定》(FTA),將出口活動瞄向資產積累增長的市場:談到資產積累的增長,加拿大與英國的積累率最好,也談到此儲備影響我國出口商品需求的國家是韓國、日本和歐洲。值得一提的是,經濟增長預測顯示,中國與歐洲GDP增長差距將在今年明顯縮小,差距僅為1.2%,而過去5年是5.1.%。

因此,在今年商品總需求恢復不統一的全球經濟背景下,只是若干市場在疫情期間的資產積累增加。在貿易餘額的角度下,對於我國出口額最大的中國與美國市場的負面預測,經濟重心要轉向有積極信號的市場,如韓國、日本、歐盟與英國,主要憑藉已簽署和即將簽署的FTA。

抑制通脹期望:政策須力爭抑制通脹,並向市場推廣以穩定通脹期望。金融市場穩定,限制現金周轉以避免通脹,卻認為黃金市場導致貨幣被退出經濟周期。

促進價格需求彈性:制定短期的經濟計劃以推動總需求遞增,主要是供應商積極降低。短期計劃難以使經濟架構轉變,但將有助於因價格下跌而需求回升,同時為市場恢復就業。

保護銀行體系統的資金緩衝:信貸輔助措施的對象要正確,農業、林業、水產、金融和零售等經濟領域不受疫情的影響,須對上述受影響的領域開展輔助計劃。據此,保護銀行體系的財政年度緩衝,因為保持信貸融資能力是謹慎宏觀政策越過危機的關鍵◆

丁夏雲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