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PPP模式《投資法》為基礎設施引進私人資金

因政府負責開支基礎設施的90%費用,以及公家投資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所以越南難以給基礎設施領域增加財政預算。

PPP模式《投資法》為基礎設施引進私人資金

與此同時,“公私合營”(PPP)模式能解決上述資金的難題。去年6月,越南通過了PPP模式的《投資法》。政府於今年3月頒行有關詳細規定並指引落實PPP模式《投資法》的第35號《議定》,以及有關PPP模式項目財政管理機制的第28號《議定》。由此看來,越南的大多數PPP模式法律框架已基本到位。那麼接下來將如何?

各個PPP模式項目之所以獲得成功,是因為做好準備工作。在各個具潛力的PPP模式項目當中,有效地甄選是非常必要的,有助確定各個最有展望的項目。

今後,上述項目需要做好高標準的準備工作。此舉不僅符合財務架構,而且還可實施G20高質量基礎設施投資原則。

高質量的準備工作很耗費。然而,做好準備工作的項目所取得的效益比一般高多倍,而準備工作不足的項目可能會成為財務負擔。越南在短期內可以尋求贊助商的輔助,為各個項目部分開支,準備費用。從中期來看,須制定回收項目準備費用的機制,之後用於未來期間的其他項目。以這一願景,PPP模式《投資法》已有相關機制。

接下來的優先事項是獲得若干初步成功,有可能被視為標準,前景充滿希望。北南高速公路從演洲至躍灘路段於去年12月已確定投資商,至2021 年5月正式動工興建。該高速公路的另兩條路段也中標,今年底將施工。作為各個落實PPP模式《投資法》項目的先鋒,關鍵是項目要滿足使用者、投資商與政府的期望以更有動力。

然而,該些項目是按國家競爭投標模式來進行投標,為了政府管理範圍內外的理由,不可能會受國際投資商的關注。接著的PPP模式項目須吸引國際投資商。大基礎設施項目的國際競爭能為政府和使用者帶來更好的技術、專業知識和總體價值,也可以引進國際資金,這是非常必要的,因為國內資金市場太小,無法滿足越南的所有資金需求。

在加拿大政府的輔助下,亞洲開發銀行(ADB)最近審批可在省、市級提升該能力的技術輔助計劃。此外,計劃投資部與交通運輸部雖已增強業務能力,但仍要給各個此前沒有PPP模式項目開展經驗的部委提升能力。

為項目做好準備工作、   試點成功和提升能力是當務  之急,但目前還有其他重要的任務。

首先是將領域多樣化,陸路領域仍是第一優先。與此同時,PPP模式《投資法》適用於水源、衛生、教育和資訊技術等領域的項目。在亞洲開發銀行的輔助下,從2020 年起開展的電子政務採購項目已證明,越南能成功採取PPP模式發展軟基礎設施。

第二是開發國內債券市場。越南在開展國內基礎設施項目中太依賴各家銀行。此舉導致銀行的短期存款與基礎設施項目的長生命週期失衡。此外,越南的體制投資商很少甄選長期投資項目。通過由各體制投資商投資的項目債券,各個良好的基礎設施項目再獲融資。PPP模式《投資法》規定提供法律框架,為體制投資商  創造參與基礎設施項目的順利條件。

第三是使用政府擔保的思維。與社經發展水平相同的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的PPP模式《投資法》規定嚴密確保項目終止、營業額短缺和外幣兌換等方面。

那是可保護越南免有未了解的潛伏負債的謹慎動態,  但也使越南在國際資金競爭  中處於劣勢。使用更多重點擔保能增加私人對基礎設施的  投資◆

唐‧蘭伯特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