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企業家越過疫情難關

一起與勞工就地用餐、就地歇息,同時連續開會到深夜以在緊急局勢下作出決定等,都是不少企業家難以忘懷的經歷。

成功紡織品成衣廠的勞工實施“三就地”方案。

成功紡織品成衣廠的勞工實施“三就地”方案。

6月初,Vinamit公司出現首個確診病例,開始在4個月裡常處於緊急狀態。此前,該公司董事長阮林圓為了協調管理工作,經常來往胡志明市、平陽、堅江和林同等省、市協調工作(在平陽、堅江省建廠,農場設在林同省,公司辦公室位於胡志明市)。然而,在緊急局勢下,阮林圓決定留在本市以及時處理事情。

後來幾個月,公司的會議主要內容是疫情,有時候只花幾分鐘討論產銷活動。阮林園董事長說:“每次開會僅爭論如何避免勞工成為第一代和第二代密切接觸者的問題。”

疫情複雜多變,沒人可預料到,所以Vinamit公司要設法應對。該公司開始限制、減少與客戶直接接觸。位於平陽和堅江省的工廠須實施“三就地”方案。

那是面臨“狂風巨浪”和考驗各企業家“操舵”能力的階段。很多企業家在商場打拼已有數十年,但過去4個月仍是難忘的經歷,須在危機管理中充分利用自己的經驗和創造力。

在工廠裡掙扎
Vissan公司於6月份開始改建車間以適應“三就地”方案的要求。該公司是向本市提供食品的主力供應商。實施上述方案前,公司對1500名勞工進行4次PCR檢測。檢測且不發現勞工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反應的19日後,公司開始出現幾例確診病例。

Vissan公司總經理阮玉安告知:“我和董事會迅速將確診者送去隔離。”那是7月20日,本市許多集中隔離區已爆滿,公司只好在工廠裡隔離第一代和第二代密切接觸者。公司領導決定留在廠裡與勞工就地生產、就地用餐、就地歇息,一起越過難關。

連續7日,公司領導一直工作和開會到深夜零時,甚至是翌日凌晨1時。然而,到7月27日的染疫人數迅速攀升至三位數,公司決定將健康勞工送回家以緩解壓力。 但因擔心向本市供應食品的責任,公司在24小時後決定召集約500名勞工復工。

此前儲備的加工貨源幾乎枯竭,阮玉安總經理便決定增加北部加工廠的產能,開始24小時生產以援助南部。對於鮮活產品,公司與3至4家屠宰合夥配合,供應約70%貨源。

阮玉安總經理說:“那是公司有史以來最艱難的時期,在疫情複雜多變之際,公司只停工一日後就復工是最及時的決定。”

提及實施“三就地”方案的階段,巴勳公司總經理范氏勳表示,從商50多年和20年參加平抑物價計劃,第四波疫情對公司造成最大影響,過去4個月的營業情況都虧損。

“三就地”方案導致開支增逾50%。7月中及8月初,巴勳的蛋類價格低於成本。8月和9月,飼料價格上升和運輸困難,導致產銷開支驟增。

在不少企業非漲價不可的同時,巴勳公司卻“逆流而上”,曾兩次拒絕調升售價。

范氏勳總經理透露,很多熱心人士贊助數百億元來輔助民眾。她沒有大筆錢可捐出,故決定不調升蛋價來輔助。在疫情期間,可以維持蛋價和工作是很幸運了。

為經銷渠道傷腦筋
除了各家生產公司領導要開會到深夜之外,許多經銷企業也面臨不少挑戰。在Saigon Co.op工作了14年的阮英德總經理表示,第四波疫情是幹部人員和管理部最困難的階段。

5月底,他們制定了應對最壞情況的計劃。雖充分地做好準備工作,但傳統街市於7月份要暫停營業,從而對現代經銷渠道造成大壓力。疫情迅速蔓延時,入項開支、工資和輸費都遞增,故商品價格攀升。

人事問題令Saigon Co.op大傷腦筋,若干超市因發現確診者而被迫暫停營業。“我們連續開會,有時候開會到深夜才結束,力爭制定最佳的經營計劃。”阮英德總經理說。

人事因隔離而短缺的時候,Saigon Co.op決定提供各個前所未有的交貨方式,如計程車、小型貨車等。 他們也願意虧損,不抬高商品價格。

阮英德總經理最難忘的事情是,在人事短缺的時候,在僅僅5至7日內要向本市越南祖國陣線委員會供應民生袋。

此外,阮英德總經理認為:“這是我們第一次急於完成大訂單的經歷。這是我們只能在社交隔離期間才能體驗的寶貴教益。”

至於網售渠道,Sendo電子商務平台董事長阮得越勇表示,疫情期間,電子商務不只是購物渠道,而且還成為必要服務。在運輸困難和供應鏈中斷的情況下,維持服務方面已面臨大挑戰。

阮得越勇董事長告知,回顧4個月前,本市按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時,Sendo電子商務平台網售各省、市的果蔬,滿足消費者在家買菜的需求。然而,在一次經銷中出現一家供應商包裝大量不達標的蔬菜,如果給客戶交貨將被壞掉。

“本以為數百名客人收不到必需食物。但在各內部渠道上發送求助的短信後,數十名幹部、人員,不管是後勤、業務或會計都自願在倉庫裡連夜工作,對每個訂單進行分類和細心包裝,確保客戶翌日可收到新鮮的蔬菜。”阮得越勇董事長說。

其實,過去期間也讓阮德越勇董事長對該領域有了新的看法。他說:“在'新常態'下,電子商務不僅是物美價廉和貨源充足,而且還要確保地點正確、適時、優質,才能為民眾的生活服務。”

“開門”信心
平明塑料股份公司總經理阮黃銀在最近舉行的座談會上表示:“從9月30日至今,我連續收到企業的“三就地”方案何時結束,或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和產銷活動恢復正常等問題。由此看來,大家都很期待本市審批恢復產銷活動的期間。”

從9月中旬起,平明塑膠公司已有新客戶,營業結果回升到既定計劃的約50%產量。本市決定由10月1日起逐步重新開放、與疫情共處時,阮黃銀總經理與許多企業的期望已圓滿和復甦勢頭不斷增強。

不僅是本市,中央級也公認上述觀點。政府總理范明政於10月12日與各位企業家會晤時已表示,社經復甦和發展計劃將出台,集中輔助恢復和促進企業共同體的產銷活動。

政府總理范明政強調:“我們正在逐漸重啟經濟。”越南工商總會(VCCI)主席范晉功肯定,企業共同體以及企業家希望為國家總體和部委、地方恢復計劃作出智慧的貢獻。

巴勳公司總經理范氏勳表示,生產活動日漸穩定。目前雖未制定春節生產計劃,但她對貨源充滿信心,能滿足高峰期的需求。

Vissan公司總經理阮玉安也肯定,企業逐漸恢復生產活動。他說:“我們一直在為2022年春節儲備價格合理和充足的年貨。”與此同時,Saigon Co.op總經理阮英德期望明年經濟將有新起色。

Sendo電子商務平台董事長阮德越勇認為,電子商務與國內各家生產企業對接發展就是經濟復甦的跳板。“Sendo電子商務平台希望能在這個階段扮演主動的角色。”他又說。

由此可見,疫情造成了損失,但也帶來了教益,讓年輕企業家成長和資深企業家有更多經歷。因此,經濟體以及企業共同體的抵抗力增強,隨時應對未來可能會出現的其他變故◆

遠聰-詩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