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促進黃金市場健康發展

SJC金價連續多日上升後,至8月3日的每兩買入和賣出價突然下降近200萬元。SJC金價暴跌使世界與國內金價之間的價差為每兩1700萬元,而不像前幾個交易日的近2000 萬元。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具體是,西貢金銀寶石公司(SJC)於8月3日下午公佈每兩SJC的買入和賣出價分別為6600萬元及6700萬元,比前一天收市時下降140萬元。在河內市場,Doji集團也將SJC金價調降為6500萬至6650萬元,比前一日下跌180萬元。

SJC金價與世界價差長期居高不下,導致民眾與許多經濟專家不滿。包括國會代表在內的許多意見已提及第24號《議定》對黃金市場管理的角色,並表示已到了要修訂該《議定》的時候,因為《議定》不再適合目前的情況。

然而,國家銀行行長阮氏紅表示,國內金價與世界價差,以及SJC金片與其他各種黃金價差是適當的。第24號《議定》有助穩定民眾的心理,通過嚴格抑制通脹來維持越盾價值,因此民眾將大量實物黃金兌換成現金,並用來產生投資資源,再向經濟投資。

阮氏紅行長稱,國內金價與世界價差,以及SJC金片與其他各種黃金價差,是因為進口原材料價格和供應有限所致。“從2014年至今,國家銀行沒有向市場推出黃金,因此流通中的SJC金片甚至被轉化為原金,為黃金首飾生產活動服務。這些黃金首飾還出口。此外,因供應量減少,世界金價暴漲,各家企業要儲備黃金,世界價格如何波動。購買原材料的價格高,就要以更高的價格出售。”阮氏紅行長說。

SJC公司總經理黎翠姮表示,目前,市場上的黃金量較少,因為有些時候,原材料和SJC金價低於或相當於市價, 國內各品牌將SJC金片用於生產戒指和 首飾。特別是2019年,黃金市場大量出口到國外。目前,供應不足,而市場  需求仍存在,因此國內金價與世界價差較大。

黎翠姮總經理還透露,自2012年以來,SJC品牌被政府與國家銀行選定為國家黃金品牌。國家銀行嚴密管理生產金片的各個工序,從秤重產品、檢查系列、燃燒和沖壓出金片。“SJC是被選為國家品牌的單位,所以總是要遵守規定。每兩金片的加工價格僅14萬元。”黎翠姮總經理告知。

黃金價差額這麼高,黃金企業會否受益?黎翠姮總經理表示:SJC 公司完全沒有受益。近10年,SJC公司從未使用原材料來沖壓出一塊金子。自從被指定為黃金品牌後,SJC公司完全失去經營優勢,第24號《議定》出台後,SJC公司的淨利潤從年均3000億至4000億元下降到740億至800億元。

“公司只完成市人委會責成的本市營業額和利潤計劃,為勞工建立了工資基金。”黎翠姮總經理。此外,黎翠姮總經理還稱,決定金價前要先參考世界金價,然後根據市場的實際供求情況,所以沒有哪個單位能自動在市場上定價。

Doji金銀寶石集團董事長杜明富表示,對於商業方面,沒有哪家企業希望金價暴漲,因為民眾售賣黃金時會潛伏大風險。各家企業與銀行都希望金價相當穩定,以確保商業活動安全,並控制向市場供應的黃金數量。

國家銀行行長阮氏紅稱,任何企業都不能操縱SJC金片以賺取高達數千萬盾的差額。對此,管理機關已進行監察、檢查各家企業。

國家銀行代表還告知,每兩SJC金價近期下跌500萬至700萬元。與此同時,世界金價雖複雜多變,但並沒有出現民眾搶購黃金,導致宏觀不穩定的現象。因此可以肯定,第24號《議定》在過去10年裡已協助國家銀行穩定黃金和外匯市場。

“上述《議定》的成功在於排除了信貸組織活動中的金價風險。此外,黃金首飾市場獲形成發展。此舉對民眾有好處,質量更有保障並在質量控制框架內。”國家銀行行長阮氏紅強調。

此外,國家銀行行長阮氏紅還表示,為了限制經濟黃金化及美元化,務必發展健康的黃金市場,同時限制投機黃金。與此同時,鼓勵發展黃金首飾市場為一個良性競爭的商品生產領域是值得認真研究的問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