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新一代FTA與新融入戰略

專家們認為,越南的增長模式依賴國際貿易,只要全球波動就容易受損,所以要制定合適的新融入戰略。

主動利用國內條件長久引進FDI資金和吸收新技術。

主動利用國內條件長久引進FDI資金和吸收新技術。

從融入、開放至今,我國都呈一貫、主動和積極的態度,先後簽署了18份雙方、多方《自由貿易協定》(FTA),已有14份FTA生效。其中,《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越南-歐盟自由貿易協定》(EVFTA)、《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等優質的新一代FTA,共有東盟(東協)10個成員國與5家已有東盟貿承諾的合夥,在人口和國內生產總值(GDP)佔全球GDP三分之一的世界最大市場創造一份“超協定”。

各新一代FTA為越南與合夥市場的貿易、進出口商品、投資帶來很多商機。然而,為了充分利用承諾並 面臨承諾的大挑戰,要求越南開展 規範的戰略,主動、加強改變思維及行動。

黨中央政治局委員、政府副總理范平明回答記者的問題時已強調:“我國簽署了各FTA,未來期間會有更多FTA獲批准。因此,我國須有效地實施,充分把握FTA的商機,這是重大和始終的目標。

在新階段中,為完成黨“十三大”《決議》導向的“主動、積極、全面、廣泛及有效地融入世界”任務,先決要求之一是有效地實施並充分把握各FTA的商機。

工商部所屬多邊貿易政策司司長、越南從2011年至2020年各《自由貿易協定》(其中有CPTPP,EVFTA和RCEP)談判小組重要成員的梁黃泰表示,我國很主動並積極簽署各FTA以形成各新連結鏈,在世界和地區實施新的合作機制。因此,我國在2021年至2025年階段與後續幾年的首要任務是主動積極改革,同時在國內創造順利的環境以發展經濟。

梁黃泰司長強調,我國簽署各FTA的成功亮點之一是引進外國直接投資(FDI)資金,所以要提高FDI資金的質量。此外,梁黃泰司長還說:“關鍵是外資領域與國內經濟的連結性,有助發揮能動性,讓國內經濟發展和吸收外國的技術、管理技能,從而創造未來期間的持續發展階台。換言之,我國須同時使用內力和外力。我國在主動融入過程中的第一步是簽署和實施各FTA,其次和未來期間優先的是準備國內條件,有助我國優質發展,國內經濟與國際經濟融入過程更連結。”

主動創造國內條件以制定規矩的FDI資金引進戰略,吸收FDI投資商的技術和發揮該資金的能力,就如黨與國家對FDI資金引進方面的目標,這是在此階段須盡力而為的問題。

過去5年,國內企業共同體、FDI 資金的質與量日益發展。全國現有約80萬家大小企業,其中有逾2萬家FDI 企業。然而,第十二屆黨中央執委會在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政治《報告》指出:“許多外資企業使用中等技術,主要負責加工、組裝,沒有連結和轉移技術,難與國內企業發展。為了加強引資和提高資金質量,務必改變思維和採取新做法。

在出口架構中,FDI企業領域的出口比例佔七成,而國內企業卻“袖手旁觀”,甚至還被各家跨國集團的生產與供應鏈“拋棄”。

越南工商總會主席武進祿博士代表企業共同體認為,憑藉CPTPP、EVFTA和RCEP等新一代FTA(此任期頭幾年有可能會生效),成為我國在受疫情的嚴重影響下重組地區供應鏈架構的良機。

“須促進發展配套工業。目前,我國的出口工業和出口產業主要是加工組裝,國產原材料比例較低。因此,疫情爆發就立即中斷了價值鏈,在採購原材料中也遇到困難。”武進祿博士又說。

中央經濟研究管理院原院長、經濟專家阮廷恭博士強調,與國際經濟接軌的主體就是企業,具體是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因此,我國想與世界接軌,首先是上述融入力量須善於戰鬥和強大。換言之,民營經濟領域須強力,加強國企改革工作,這樣國企才自主發展和肯定地位,並有信心進行談判、融入。

許多專家贊同上述觀點並表示,從2021年至2030年階段,越南須按各FTA所帶來的商機和挑戰確定重組架構、轉換增長模式。黨《決議》已明確指出,在開放、融入的同時,我國想主動融入就要重視國內市場以持續發展。在實施的過程中,須坦率地承認有時候會分心或“崇拜國外”。

受疫情的影響後,更明顯意識到全球化戰略中的“國內”發展潛力。在邊防控疫情邊振興經濟的新正常狀態下,須充分利用FTA所帶來的機遇,堅決重組架構,同步發展與進出口貿易活動相關的經濟領域,並開拓國內市場。

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經濟部部長陳俊英強調:“我國通過各FTA 連結的各地區市場寬大,有餘地和條件足以我國企業重組架構,旨在把握各FTA的商機,在新的貿易經濟空間中加入新供應鏈和價值鏈。我國簽署各FTA後,將迎接外國企業的更多投資潮流。我國將有機會吸收先進和環保的新技術,各家供應企業將問世,我國一定會有條件通過順利、可持續的供應鏈與國際市場接軌。”

黨“十三大”《決議》的“從2021年至2030年階段國家發展定向”明確指出,“主動、積極、全面、廣泛及有效地融入世界”。為了實現上述階段的經濟發展目標,政府須採取從概括-宏觀至微觀-具體等措施。

其中,政府確定“加強經濟外交來發展社經,以民眾與企業為服務中心。充分發揮國家地位和國外資源,為國家的發展服務。提高融入能力,有效地實施國際與各FTA承諾。”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背景下,世界正在不斷轉動,人工智能、機器人、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新技術應用程式越來越多,通過非傳統的連接方式與國際經濟接軌,如電子商務、“無邊界”的貿易活動等,在過去期間取得效益,特別是疫情爆發之後。此舉進一步證明數字化轉型的要求,在電子商務與數字經濟中促進使用各新應用式,在融入的背景下提高競爭力。

經濟專家阮明鋒博士說:“未來期間,我國想應對新情況,就須在重組架構、發展我國經濟以及產業的過程中著重兩項,那是發展電子商務、在企業的活動中加強數字化轉型,特別是,企業在連結平台上集中開發新的經營模式。”

疫情會長久影響世界以及越南,加上我國經濟在未來期間將受國外的影響,要求我國落實經濟政策包括通過履行各FTA的承諾,須實行具有強大、主動、靈活、慎重等因素的決策。

專家們表示,越南的增長模式已依賴國際貿易,全球一波動就容易受損。我國“要有高應變能力,因為世界經常波動,越南受世界環境的損失很大。”此外,通過實施各FTA成立主動融入的力量,那是我國在國際市場上確定和保持地位的最佳措施◆

原 隆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