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本市需要優質人力資源

本市正在決心重返東南亞地區首位,成為前列的經濟-財政、服務-旅遊中心。欲想達到上述目標,本市需要優質的勞動力量。可惜本市人力資源於過去數十年為持續發展做出巨大貢獻,但面臨中等發展的危機,甚至未來15至20年後也沒有好轉。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培訓優質人力資源
本市的人口最多,但人口質量只達中等水平,無法比得上新加坡、吉隆坡、上海等亞洲各大城市。換言之,本市人口多,但不夠強,並非是知識城市,也未達到國際等級。一個依賴一般工業基礎(錄用大量勞工,佔用大場地,手藝低,技術落後,投資率大,產量低,為外國企業加工,出口粗加工產品)的城市是無法起飛的,人口素質低落就別提及快速及持續發展的問題。

人口多的國家以及城市由不同人組和社群合成,但各組在發展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有的負責引導,有的推動、響應、有的從屬。使 用類似金字塔的形象來描繪一個城市的人口素質,具體如下:

精華組:各研究結果證明,社會引導組包括高級專家、高級領導和大企業家。這組人口不多,但他們聰明、能幹、精通、懂得導向、引發趨勢、創建形象、具有影響力和引人注目。哪個城市的精華組人口多、強勁和團結,就可以遠飛及快速發展。

響應組:人口較多,扮演推動社會的角色。他們是中產階級,小康之家,有學問和有能力。在發展社會中,中產階級向來佔大多數,有可能會佔40%至50%。

跟隨已獲設定的社會趨勢一組,人口很多,具有潛在力量,但很少主動發揮。上述3組的人口優質,就易於達成共識並獲得成功。新加坡與歐洲各國的經驗是顯著證明。其中,精華組的角色最重要。

既薄弱又缺乏
客觀承認,本市沒有強勁的知識隊伍和達國際標準的專家,又缺乏達國際標準的不同領域研究單位。各個科學研究產品劣質,應用能力低,很少產品獲國內商業化,對境外完全沒有影響力。公權幹部隊伍的能力一般,不專業和不懂技能(特別是實際行動組織和外語等兩大技能),創造力薄弱及依賴。

值得一提的是,本市的能幹參謀、精通領導組缺乏。據各個考察結果顯示,基層幹部達不到新要求,大學畢業僅佔28%。其中,就讀都市領域專業佔25%,通曉外語佔9%,懂辦公室電腦操作技巧佔13.6%,許多地籍幹部原是婦女會、民兵與祖國陣線組織的人事;在郊區58個鄉的文化負責幹部當中,只有5人曾接受文化培訓,餘下是輪流調動不同職務的人員。根據市勞動市場資訊與人力需求預報中心,未經培訓的員工佔28%,只接受基礎培訓的員工為26%。

本市企業家隊伍的規模較小,影響力不大,能力薄弱,未能踏出國門。本市沒有達三星、LG、本田等企業標準的經濟巨頭。各企業主要投資房地產,以地租差額致富,把握轉換社會股份制的商機,不懂市場經濟,倚靠官員權勢,故不能引導社會發展技術、工藝、組織和形象。本市想有50萬家企業,就要有50至100名引導家,否則只有微小企業。

本市缺少現代工業員工隊伍,是真正的藍領族,而只有普通員工,其生活清貧、民智低,不可連結成為類似發達國家的社會階層。主要工業產品是替外國加工,手工業產品單調且得不到革新。因此,人口素質不高,商品質量一般和競爭力薄弱。除了生產領域之外,文學藝術作品的素質也不高和隨便,為旅遊領域的作品較少、落後、種類極少及單調。

解決措施
本市須革新經濟架構,快速發展成為財政、服務(醫療,教育)與旅遊國際中心,在本市工作的人力都是年輕、強壯、有學問和手藝熟練。因此,重組經濟空間架構的措是減少中級和低手藝(普通員工)的員工力量,不開拓低水平的加工廠。集中發展各個工業區、高新技術園區、軟件園區、生物工藝區。在中部與南部西區各省促進發展工業,這樣員工不必到本市求職。

憑藉吸引國內外的優質居民(專家),形成可扮演社會引導角色的居民階層。若干公立大學(本市國家大學,Fulbright大學)只集中為本市培訓優質專家與領導,可轉為為大學和鄰近各省培訓普通員工。培訓能幹領導人將快速改變各單位與各級機關的情況。開辦中期集訓班、尤其是都市管理方面,充實郡、縣及坊、鄉幹部的知識。促進形成達國際標準的企業家階層,作為2020年後引導逾50萬名企業家的力量◆

阮明和副教授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