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疫情期間企業缺乏勞工

為了防控疫情,許多地方須實施封鎖和社交隔離,導致一系列企業的勞工缺乏,產銷活動遇到困難。

疫情爆發期間,許多企業的勞工缺乏。

疫情爆發期間,許多企業的勞工缺乏。

數千名勞工須暫時停工
從6月30日起,同奈省統一縣人委會對嘉儉、嘉新1、嘉新2、嘉新3等鄉進行封鎖以開展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因為那些地方有第一代及第二代密切接觸者。此舉導致位於同奈省展邦縣的越南Pousung有限責任公司2100名勞工要居家隔離。

該公司工會主席黎日長表示,公司的2100名勞工寓居上述4個鄉,故地方被封鎖時,他們也要“裡不出、外不進”居家隔離。

公司的多個車間須進行追蹤第二代密切接觸者足跡,結果有近3000勞工要暫時停工,佔公司全體勞工的12%。值得一提的是,從6月19日起已有1000勞工因1例是第一代密切接觸者(隆慶市1例新冠病例的妻子)而要暫時停工一週。

黎日長主席擔心,要暫時停工的人數還會繼續增加,因為地方正在核酸篩查與追蹤確診病例的足跡。“勞工要暫時停工,工廠的生產效率下降。客戶雖因為疫情是不可抗力之因素而對交貨時間表示諒解,但公司的營業以及勞工收入也受到大影響。”黎日長主席又說。從去年初至今,該公司屢次“招賢納士”,但一直招不到勞工,公司也實施推薦獎勵政策,同時增加補貼金以留住勞工。

黎日長主席透露,各省市、尤其是同奈省的新企業與工業區越來越多,導致普通勞工缺乏。與此同時,該公司因訂單遞增而要擴大生產規模,可惜勞工不足,所以相關計劃無法展開。

類似情況,福門縣德明橡膠有限責任公司經理阮國英表示,過去期間,工廠雖不被隔離,但本市多郡的坊、鄉被封鎖,所以該公司與其他若干企業也陷入要允許一成勞工暫時停工之境況。

大多數第二代密切接觸者與親人有關或住在隔離區裡。因此,整個工廠的生產效率下降。為了彌補要停工的勞工,公司有時候要安排勞工加班以維持生產活動。特別是,公司還準備了一些毯子、蚊帳和食物,若突然被隔離,勞工也可以住在工廠裡。

若干公司在周圍各個未移交給客戶的項目租房,讓骨幹勞工在若干地方實施社交隔離的期間裡暫住,限制往來以降低感染風險。

邊招聘邊擔心
在今年疫情期間,維英食品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也面臨勞工缺乏的壓力,該公司經理黎維全表示,公司有招聘需求,但不敢冒險。

今年上半年,公司的出口產量同比增10%,招聘需求也增逾10%,但要拒絕直接投遞的求職卷宗。“有些訂單要在7月份交貨,我要與客戶商討以延遲到8月份,因為生產勞工缺乏。目前,勞工未獲接種疫苗,若錄用新勞工,工廠情況將如何。如果不幸有新冠病例的話,工廠就要關門,真的還害怕。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確保工廠安全以維持產銷活動。為了如期交貨,我們須與客戶再次商討,接受承擔一些開支,而不敢為了如期交貨而付出工廠感染風險的代價。”黎維全經理說。

與此同時,Dony成衣有限責任公司明知疫情感染風險很高,但勞工嚴重缺乏,仍要開展招聘計劃。今年上半年,公司外銷歐洲與美國的商品產量超出去年前6個月(疫情還沒爆發的期間)。

今年6月上半個月,家住舊邑、第十二郡的勞工須留在工廠以維持產銷活動,辦公室人員就居家工作。

Dony公司經理范光英透露,因訂單遞增,公司須招聘裁剪和縫紉勞工以滿足國內外訂單的需求,但事情並不簡單,因為公司的招聘規程比前嚴密和複雜,力爭確保疫情安全。

此前,應聘者投遞求職卷宗,人事部門只需要看過卷宗和提問幾個基本問題,然後約應聘者來廠測試手藝,合格就立即錄用。

但現在公司要確保5K規定,先撥電訪問,之後才安排在工廠院子裡直接面試。若招聘部門對應聘者滿意,錄用比例達80%至90%,才讓他們進行消毒和保護程序,之後進入工廠測試手藝。

范光英經理說:“憑藉上述做法,我們希望能確保工廠的最大安全並維持產銷活動。因此,不少人的手藝熟練,但面試技能有限卻會吃虧了。此前,招聘標準是以勞工手藝實力為主,只要縫紉得美及裁剪得好,就立即被錄用。在目前的疫情期間,我們不全是感性認識,但逾半是依靠招聘部門的看人和評估能力。很多應聘者一直被詢問,便感到無聊並提前放棄。  其實,他們覺得疲倦,我也很累,但工  廠不嚴管,隨便讓外人出入,若出現新  冠病例,整個工廠就糟糕。全部勞工要  停工,工廠關門,但外國訂單絕不等待我們。”

此外,范光英經理還認為,目前,有招聘需求的企業面臨大壓力。因此公司迄今仍要加班和增加工作時間,而不可在疫情防控不安全的條件下招聘,力爭按“雙重目標”主張既防控疫情,又維持產銷活動◆

青 年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