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縮小經濟復甦政策與落實之間差距

許多專家表示,經濟復甦計劃雖遭遇障礙,但不過時,關鍵是政策促進時效性,只有這樣才能實現經濟復甦目標。我國經濟增幅正在復甦及發展,但也面臨世界經濟復甦和增長勢頭放緩的兩大問題,以及宏觀經濟不穩定的風險。其中,通脹卻走高。

本市新順出口加工區一家企業的生產線。

本市新順出口加工區一家企業的生產線。

確定瓶頸
品牌與競爭戰略研究院院長、經濟專家武志成博士稱,過去兩年,我國已受疫情的嚴重影響,導致經濟增幅較低。

政府於去年10月頒行“安全適應、靈活與有效監控疫情”臨時規定的第128號《決議》以安全適應疫情之後,經濟開始進入復甦階段。去年第四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5.22%,今年第一季度預計同比增長5.03%,第二季度和全年有望繼續保持正增長。從而為社經復甦和發展政策重拾信心。

然而,武志成博士說,我國經濟復甦勢頭面臨兩大問題。第一是世界經濟復甦和增長放緩。具體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此前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增長4.9%,但今年1月卻降至4.4%,預計未來還會下降,因為地緣政治衝突、許多發達國家修訂貨幣政策和輔助計劃“縮水”。

越南面臨的第二大問題是宏觀經濟不穩定的風險,特別是通脹,已在去年開始顯現。計劃與投資部在研究與實施兩年(2022年-2023年)經濟復甦發展計劃時已預計,除了社會民生輔助計劃的積極影響之外,企業有可能會帶來通脹、財政預算赤字、公債等風險,或企業將輔助資金注入各個金融投資渠道。

據此,就連經濟復甦計劃實施到位,我國今年的增長仍比年初的計算有所下降。此外,通脹也難以按要求抑制低於4%。

與此同時,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爭將對經濟增長產生負面的影響,如供應鏈中斷、入項生產開支增加等。

因此,實施經濟復甦計劃更為重要和緊迫,因為該計劃出台是為了及時輔助企業克服困難。特別是,實施經濟快速復甦計劃與各個及時輔助計劃,讓企業順利、適時享有輔助政策。

國會經濟委員會常務委員潘德孝稱,制定經濟復甦計劃時,已考慮疫情的其他不穩定因素,因此在制定實施計劃時已預見各個措施。其中有財政年度與貨幣政策協調結合,以適應宏觀經濟的演變。
加速實施

計劃與投資部副部長陳國方表示,自從政府頒行有關社經復甦和發展計劃的第11號《決議》與落實國會關於財政年度及貨幣政策輔助計劃(第11號《決議》)的第43號《決議》至今,各機制和政策已出台並獲落實,尤其是財政部的政策,減免稅額約9萬億元。

與此同時,最近出台了多項新政策,如政府總理2022年3月28日頒行有關員工房租輔助政策的第8號《決定》;資源與環境部頒行有關各重要基礎設施項目、尤其是北南高速公路項目常用材料採礦特殊機制的《指引》。

此外,指引通過各家商業銀行輔助貸款利率的《議定》草案;指定承包商的特殊機制指引《議定》草案;社會政策銀行債券承銷限額的審批《決定》草案已遞呈政府。然而,陳國方副部長要求各地方確保快速、合法又有效等因素。

武志成博士說,實施進度越來越好,特別是國會與政府在計劃制定、實施中的配合協調。為了讓經濟復甦計劃發揮作用並具及時性,要立即解決實施問題,落實貨幣和財政年度政策。

實際上,國會經濟委員會常務委員潘德孝表示,政府總理堅決實施經濟復甦計劃。國會通過輔助社經復甦及發展計劃的財政年度與貨幣政策的第43號《決議》後的20 日內,政府已頒行關於經濟復甦的詳細計劃。

“但除了各項早日落實的政策之外,還有很多政策在制定和等待落實中。此舉將影響經濟復甦計劃的進展和有效性,同時對企業領域的復甦能力造成影響。”潘德孝委員又說。

在直接受復甦輔助政策影響的角度下,北部電力總公司總經理阮德善也認為,政策是對的、合意的,但要是落實得不好,受益者將受委屈,同時不可對經濟輻射起帶動作用。
計劃與投資部所屬企業發展局局長黎孟雄承認,前期政策很多,但企業反映無法接近,如稅務、信貸、員工等政策。然而,目前已有綜合評估,各機關將部分數字化,取消入項條件,受益者也更清楚,特別是地方政府的積極動態已有大轉變。

黎孟雄局長說:“希望未來期間落實的政策不再出現上述問題。”

為了讓經濟復甦計劃起到積極的作用,除了堅決、靈活之外,各職能部門還要同步配合。特別是,在實施該計劃中須得到各級、各部門和各地方的統一,為企業創造接近輔助計劃的順利條件。

潘德孝委員強調:“未來期間會落實很多政策,須確保執行透明度、公平和容易接近,別把政策變成達到目前復甦目標的相反壓力。”◆

翠 賢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