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動態

他的一生給了國家,給了人民!

●——悼念華人大校謝峰老先生

2022年的第一天,正當我滿懷希望迎接新一年來臨之際,電話裏傳來了一個噩耗,謝峰老先生的兒子告訴我,他爸爸於當天早上8點15分走了。消息傳來,頓使我原本美好的心情一落千丈,一陣悲痛湧上心頭,人生無常,老人家說走就走了……

謝峰(左)任堤岸經濟發展中心董事長時接待新加坡中華總商會代表團到訪。

謝峰(左)任堤岸經濟發展中心董事長時接待新加坡中華總商會代表團到訪。

謝峰這個名字在本市華人社群中早已聞名,但人們更多的知道他是一位企業家或是慈善家。直到晚年時候,他才開始“洩露”自己的身份,尤其是他的大校軍銜,無不讓人肅然起敬。

還記得2014年12月21日在胡志明市委、人民議會、人委會與祖國陣線委員會聯合舉辦的慶祝“十二‧二二”越南人民軍建軍節70週年暨全民國防日25週年紀念大會現場,當時還做記者的我意外地在穿著軍服的將領隊伍中見到了華人企業家謝峰的身影。威風凜凜的他,脖子上的軍銜標明了大校級別。這一偶遇,使我十分驚喜。會後走過去跟他打招呼時,他看到我也很意外,似乎有種“讓我看到了不該見的形象”之感。是的,謝峰是個低調的人,從不炫耀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從來不讓我們知道他顯赫的戰績。那次“身份敗露”後和在我的再三請求下,他才勉為其難地向我透露了自己的一點點經歷。

1945年出生於柬埔寨的謝峰,1968年開始投身到越南的革命事業中,並成為南方局中央別動特工367團的戰士。這個在抗美救國時期屢建奇功的英雄軍團成了敵軍的剋星,也引起了敵軍的格外關注。為了避免敵軍的注意力,該軍團於1974年改稱為316旅團,繼續在抗美戰爭中立下許多戰功。1975年4月29日晚,該旅團已經進入了西貢城內,那時候他與戰友來到了現在的第十一郡蓮潭公園對面的菜園區,因為當時這裡住著許多潮州人,所以同胞們聽到他用潮語跟大家交流時也感到很意外。當知道他們是攻進城內的解放軍後,大家都非常高興,不但收留了他們,而且還煮飯給他們吃。次日,他們的旅團與其他革命力量攻進城內和接管了第十一郡的行政區、偽政權的情報局等。由於在軍隊中貢獻良多,而且為越南方解放事業立下不少功勞,他獲得了黨和國家授予一等戰功勳章和其他高貴獎章,而且獲晉升大校,這是華人戰士中所少見的將領級別。2019年,他獲得了“45年黨齡紀念章”。原胡志明市公安廳黨委常務副書記、原Z20別動特工小團副團長、英雄367團聯絡組組長楊友南(十南)大校說:“謝峰兄是一位共產黨員,胡伯伯的好軍人,他十分勇敢和機智,單位每次所交付的任務他都出色地完成,為此我十分敬重他。謝峰兄也是一位有情有義的人,生活作風很謙虛,獲得同志們愛護。我們要推崇別動特工戰士,尤其是華人別動戰士,他們對367團貢獻良多。”

南方解放後,謝峰投身到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並獲組織分工分管第六郡的水利部門,後來轉任郡木材開發企業經理。由於秉承著華人善於搞經濟的傳統和軍人具有的衝勁,所以無論處於哪一個崗位上,他都帶領企業走上發展之路,成為了國企的開荒牛。

到了上世紀的90年代中旬,謝峰從國企單位退下來後,他開始發展自己的事業,做過電子產品代理商,當過銀行董事長,也參加投資物流業……在商場上拼搏了數十年(包括之前在國企任職期間),謝峰從來不會跟合作夥伴或朋友提及自己的背景,也沒有炫耀自己的軍銜,就算有人知道他曾參加過抗美救國活動,但也不知道他在軍中的級別。2017年,在老同志們的鼓勵下,謝峰開始撰寫自己在軍旅中的回憶錄,可是因為性情低調的他始終沒變,回憶錄完成排版後也沒有出版成書。在一次見面時,他還跟筆者聊起了他的回憶錄,並希望我們有機會時協助他翻譯成華文。 謝峰對後輩的關懷是出自他的心意,偶爾會邀約我們出來喝咖啡,聊聊世事。去年本市進入新常態後,他打電話告訴我自己之前感染了新冠肺炎,幸好已經痊癒,並對我發動“西堤文化陳列室”計劃予以好評,也表示會大力支持,他答應我等疫情好些後會給陳列室捐贈他參加抗美救國事業的一些紀念品……可是,現在我才知道那是他在確診患上肝癌後接受治療時所打來的電話,而之後他的體康每況愈下,儘管得到家人和醫護人員的積極救治,奇跡並沒有再次在他身上出現,他於2022年元月1日走了。

謝峰老先生的離世,是國家、是人民,尤其是華人社群的一大損失,留給家人無限的悲痛。雖然還有很多願望還沒實現,但他的一生已經是無怨無悔了,全部奉獻給國家和人民。此刻,老人家生前跟我說過的一番話在耳邊回響:“上蒼之所以讓我從槍林雨彈中走出來,是因為要我繼續為社會服務,續寫先烈的遺願!因此,我會把自己的有生之年奉獻給社會,以無愧於胡伯伯部隊的光輝形象,也不辜負為國捐軀的戰友們!”◆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