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慈善

別讓校服加重家長經濟壓力

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校服是學校的標誌,同時方便規範管理和統一著裝、營造平等團結的學習環境等。然而,校服各行其是,導致不少家長在新學年前的經濟壓力加重,特別是身為一般工人和貧戶的家長。

許多家長認為校服要簡單、輕便,別常換新。圖為第一郡徵王高中學校的校服。

許多家長認為校服要簡單、輕便,別常換新。圖為第一郡徵王高中學校的校服。

校服開支近200萬元

最近,寓居河內市棟多郡的陶映雪忙著給3個孩子準備新學年,已花近500萬元購買校服。她說:“上學年快要結束時,學校向家長分發了校服登記表。學校雖不規定校服購買數量,但我的3個孫子天天都須穿校服,故怎樣節省也要每個孩子購買兩套夏天、兩套冬天和一套運動校服。”

她計算:“3個孩子的書本大約花了150萬元,校服近500萬。此外,新學年開始時還要繳納不少款項。若家長是一般工人或低收入者,這是他們的重擔,尤其是在新冠兩年後的情況下。”

家住本市第十郡的翠清透露,她的女兒今年升讀十年級,新學年的開支較多。除了學費之外,今年要購買2018年普通教育計劃的全新教科書及參考書。此外還要購買校服,至少購買兩套(每套近40萬元)、一套20萬元的運動服和一套長衫(面料和縫紉近100萬元)。因此,孩子的校服已花近200萬元。 

她又說:“小女兒今年是八年級學生,還不要穿長衫,但購買校服也花近100萬元。各所學校都說不強制在學校購買,也不用年年都買新的,但訂製校服並不簡單。另外,孩子們生長發育迅速,幾乎每年都要買新的。兩個孩子就讀的學校不同,校服不一樣。因此,新學年快要開始時,我們一家人就要計算各種開支,有時候會花光父親或母親的一個月薪資。”

2021-2022學年,第五郡黎鴻鋒高中專校將十年級校服換新。此前的校服設計簡單和普通,家長購買方便或可以穿舊的。因此,有人質疑是否要購買設計獨特的新校服,家長真的很難在校外購買。 

該校校長范氏貝賢說,校服換新的目的是為學生與學校樹立新形象。今年只換新十年級的校服,十一和十二年級的校服保留,所以不會對學生造成大影響。學校將以“捲席式”換新校服,避免加重家長購買校服的壓力。 

范氏貝賢校長表示,學校的校服價格合理,與市價差不多。對於家境窮困的場合,學校每年都有獎學金輔助政策,讓家長為學生支付新學年(包括校服)的費用。

寓居河內市常信縣的鄧氏娥透露,她女兒就讀的文平小學今學年突然換新校服。7、8年前,這所學校曾因突然換新校服而引起家長們的強烈反應。“今年,學校又換新校服,真的很浪費。學校要求購買校服,學生只要在星期一穿著。然而,學校的規定不嚴,所以很多學生不穿校服。此前,學生每學年都要購買至少一套夏季和冬季校服。”她不滿地說。

校服各行其是

根據教育與培訓部2009年9月30日第26號《通知》,學生家長或家長代表委員會按該《通知》與學校其他規定進行縫製或購買校服。

河內市常信縣昇龍中小學的學生家長阮氏碧說,在家長會上,她與149名學生的家長已直接聯繫裁縫店並公開統一面料及價格。至於河內市棟多郡的方梅初中學校,7月初進行線上招生時,六年級學生家長收到了校服清單和每套校服的價格。該學校校長潘氏淑幸表示,校服是由家長代表委員會聯繫裁縫店,學校只提供清單讓家長參考,也不要求購買全部校服。

然而,上述做法好像不符合校服精神,因為有的學生會穿著校服,但有些學生可能不會。因為校服要讓學生不會因為自己家庭困難而產生自卑感,使富裕的學生不會去炫耀。許多家長表示,他們得不到為孩子選擇面料或商定校服價格。 

由此看來,教育與培訓部的《通知》中已規定校服問題,有的學校嚴密遵守規定,但不少學校有個別的做法。校服越考究,換新次數越多,新學年前會加重家長的負擔◆

汪玉-芳清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