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慈善

業餘教師為教貧民子弟掃盲

對於家境貧困的孩子們,學習並非容易,但有許多人建立充滿愛心的溫情學習班,讓這些孩子能夠繼續走上學習之路。

王建原在同奈省的一個學習班。

王建原在同奈省的一個學習班。

珍惜寶貴的玉石

家住第十二郡、現年32歲的黃光凱,自幼喪父,家境困難,無法正式學習,他目前的營生行業是賣麵包車子,身有同感的他於2010年在第十二郡協成坊成立玉越溫情班。2018年,看到孩子們的學習條件尚差,他倆夫婦決定賣掉結婚的金飾來改建學習班的物質基礎,讓教與學更有效果。至今,該溫情班已經維持了12年。

黃光凱解釋玉越溫情班的命名,他告知:“在年輕時,我做過很多職業。在有一次到茶廳唱歌時,一名音樂家說光凱的名字不美,建議我改為越凱。直至開班,我決定定名為玉越,即是任何孩子進入這個班,都得到視為翡翠玉石。”

2021年12月底,因新冠疫情影響,玉越溫情班在經過6個月停止教學之後恢復活動。然而,歡樂之中卻充滿愁悶,超過80% 的學生已經休學,他們離開本市,隨父母回鄉,另謀生計。這位教師哽咽陳述:“班裡的桌椅依舊,而學生的身影卻減少很多,不知他們的前途何去何從。”在復課後幾個月,目前有將近30名學生,主要是從7至18歲的孩子,就讀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

在黃光凱的溫情學習班,有一個令到來此參觀的人會發現的特點是,除了桌椅、書架及故事書之外,櫃頭上還有各種方便麵、速食粥,整整齊齊地放在上面。儘管上課時間是在晚上6時30分,但每日下午5時,來上課的學生將在此一道用餐。用後收拾、洗碗才上課。此外,他還每週給學生做新冠肺炎檢測,贈送必需品,組織給學生去旅行,讓他們不覺得自己是不幸的人群。

他告知:“有一次,我去探望確診病患的學生,才知道他還沒有藥吃,由於父母整天工作,他要吃方便麵。我非常心疼,要寄錢給他的街坊烹煮飯菜給孩子吃。回到家裡,我還被他的家長責罵,因為這樣做讓人們認為他們沒有照顧孩子,但這是事實。”他不僅僅是在建立一個溫情學習班,而是在建立一個真正的家庭。現年13歲、就讀三年級的黎氏玉乖透露:“我真的很喜歡跟老師一起學習,因為他很風趣,也很愛護學生。當我們感染新冠肺炎時,他哭得很厲害,然後我們也哭了。我會在這裡學習,直到他停止教書為止。”

黃光凱表示,從教書到現在,他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孩子們的家庭。他感嘆說:“有些人不希望他們的孩子學習太多,只要他們不是文盲,可以賺錢就行了,如此的循環不斷地從這一代到另一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止。”
教師去尋找學生

與黃光凱的學習班不同,今年36歲、寓居隆安省、現以繪畫為生的王建原的班級出現在本市、東南部與九龍江平原的許多地方。

王建原告知,他19歲那年,父親去世了。從那以後,他經常去收容所和孤兒院尋找同一境遇的人。他想,當他長大成人後,他會幫助孩子們,給他們錢、禮物和餅糖。但後來,當他發現孩子們缺乏的是知識時,他意識到自己錯了。他大學畢業後找到工作,他決定將收入的一部分花在車費,買用具,然後開始他的“文化教學”之旅。他表示:“當時只有我母親和幾個朋友支持我,其餘的都認為這是浪費功夫,教到何時才夠。但是我不這麼認為。至少,我仍然可以教他們知識、識字和算術,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
王建原的教書地點不僅是在寺廟、收容所等地方,還教那些無法參加固定學習班,處境極其困難的孩子。他們是一個要跟著奶奶去撿瓶子的孩子,一個晚上要去乞討的孩子,在偏遠地區沒有條件到學校的孩子等,但他們個個都很渴望認識字。

每天,這位年輕的教師都騎著摩托車去不同的地方教書、教正確的思維,一週後重來。他有一本小冊子,除了日程筆記,他還會記下學生們缺少的或喜歡的東西,以便下次到來時帶上。有幾次他去南部西區,要同時教多組學生,回來的時候,他似乎已經筋疲力盡了。但是當回想起孩子們寧願不吃飯和玩耍都趕忙跑去擁抱他的形象時,他就不感到疲倦。這位教師感到非常幸福地說:“有些晚上我甚至夢見孩子。他們是我一天都不會停下來的動力。”

在第四波新冠肺炎爆發之前,王建原為特殊環境的學生準備了許多廉價智能手機。疫情期間,他還在網上授課,雖然效果不如面授。因為他知道,只是短暫的停止,孩子們很難再回來繼續學習。在教學的過程中,他總是努力發掘每個孩子的才能,引導他們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可以養活自己和家人,尤其是那些有繪畫天賦的學生,因為他是一名畫家。從事“文化教學”工作近15年的王建原從未想過要停下來。儘管工作十分辛苦,但他始對這份工作終充滿愛和信心◆

莊 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