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慈善

為孩子選擇暑期學習班需慎重

當學生完成學年時,就到了學習生活技能的季節。因新冠疫情影響而“凍結”了將近2年之後,今年暑假暑期課程再度活躍起來,形式更加多樣化,以滿足家長寄託孩子學習的需求。

第十郡幼筍1幼兒園學童參加運動技能培訓活動。

第十郡幼筍1幼兒園學童參加運動技能培訓活動。

爭相開設暑期班

家住平盛郡的阮秋竹告知,前幾年,她為孩子報讀市少兒宮的暑期課程學習班。今年,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所以學年結束較晚。6月初,當她聯繫了解孩子的暑期班時,她才得知7月初開課的暑期班已經停止招生。阮秋竹表示:“市少兒宮的學費相對於外語中心來說比較便宜,設施有保障,所以我每年都會送孩子到這裡參加暑期學習。前幾年這裡的暑期課程持續2個多月,登記一次的家長可以放心地送孩子在此學習整個暑假。今年,家長可以選擇學習時間,但每個課程只持續5天,日前開課的兩個班人數已經爆滿。”

短期暑期課程也是許多外語和生活技能中心正在大力開展的一種新形式。聯繫在第一郡的S.K.C.教育學院,一位招生職員諮詢說,今年暑期班不像往年般持續2至3個月,而是將活動分開為幾個星期,家長選擇時間,並支付相應週數的學費。同樣,在舊邑、新平、新富與平盛郡設有4個學習班的某文化培訓中心,其暑期課程也以開放式設計,家長可以為孩子登記一週或多週學習,只有週六,學習那一天就付當天的學費。總的來說,今年的暑期課程是按週劃分的,所以主辦方公告的學費比較低,每名學生每週的學費為150萬至200萬元。但是,如果父母需要長時間送孩子學習,他們必須登記許多課程,學費合計每名學生每月為600萬至800萬元,比2020年增加20%至30%。

今年,很多開設暑期班的中心還組織了學生接送,在下午4時後和週六、週日有保姆照顧的服務,甚至開辦暑期寄宿學習班等服務,以滿足家長寄託孩子最大的需求。此外,若干中心還靈活開設兩種形式的班別,包括基礎班(主要是在學校,學費較低)和高級班(學生參加很多體驗活動、野外郊遊等,學費較高),專車接送服務,在10公里半徑範圍內上門接送學生,每名學生每月學費為100萬至200萬元。此舉獲認為是這些單位在受新冠疫情影響而停頓近 2 年後,擴大業務的努力之一。不過,在競相開通服務的情況下,活動質量仍是未知數,所以家長在為孩子報名前需謹慎了解。
 
夏令營有好有壞

了解到廣大家長對子女暑期學習與生活技能培訓相結合的需求,加強外語交流,因此軍事學習、英語夏令營、旅遊夏令營等暑期活動形式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特別是在受新冠疫情影響近2年後,孩子的溝通能力受限制,所以許多家長都想在暑假給孩子補課。經實際了解,家住第三郡武明科表示,各中心的夏令營宣傳單內容相近,但學費卻大相徑庭。比如,同一個課外活動的地方是同奈省吉仙國家公園,同一個活動,比如了解野生動物,晚上乘坐專車觀察各種動物的生活,學習生存技能,初步急救及搭帳篷等活動,但是參加第三郡某單位組織的夏令營費用是每名孩子為210萬元,而第十一郡的其它中心的價格是每名孩子為250萬元。

此外,利用家長貪“便宜”的心態,若干暑期課程以“市中心夏令營”的形式推出,有參觀博物館、野外露營、通過運動遊戲進行鍛煉技能等活動。但實際上,不少給孩子報名參加這種活動形式的家長都表示,孩子參加活動的地方是公園、購物中心、博物館裡的免費觀光區,導致活動的質量得不到保障。因此,教育專家建議家長要仔細研究學習課程、活動舉辦地、暑期課程的學生、班級人數,不應完全相信廣告。

市教育與培訓廳副廳長楊志勇指出,舉辦生活技能教育活動的單位必須按照許可證的活動進行教學,確保為教育活動服務的基礎設施條件與設備,有計劃確保學生的安全以及學習環境的安全、秩序和衛生◆

明 君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