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慈善

為學生消除孤獨感

最近,學生毆打、離家出走,甚至自殺身亡的事件接二連三發生。學校的心理諮詢工作越來越受關注,但尚未滿足學生的心思、情感分享需要。 

第一郡黃康寧初中學校教師范氏清水與學生。

第一郡黃康寧初中學校教師范氏清水與學生。

多與孩子交流

在由FAROS教育組織最近舉行與孩子同行經驗分享的研討會,教育學博士阮瑞芳表示,在現代社會裡,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溝通質量正在下降。許多家庭的父母無法與孩子溝通,而孩子在自己的家庭裡又感到孤獨。這是受東方文化的影響,在一般家庭裡,長輩常用鞭打並威懾來教育晚輩。然而,這一習慣和想法要改變以符合現代社會的情況。為了跨越思維鴻溝,父母須學會多聆聽孩子,同時多與孩子交流,避免將成人的觀點和想法強加給孩子,無意中給孩子加重壓力和挫折感。

河內國立大學所屬國際大學原講師、心理學家吳清蕙博士介紹,孩子越大越傾向於表達自己,以獨立的價值觀來證明自己。很多家長趕不上孩子的發展,導致家長和孩子之間的思維有差異。“每個孩子都有與父母溝通的需求,但要是得不到傾聽和信任,他們會做出不想談話的消極反應。因此,父母想影響孩子的想法,要先改變自己的認識和行為。”吳清蕙博士又說。 

另一個事實是,現有不少家庭習慣在社交網上搜索教育孩子的資訊,但不是人人都具備有效搜查和過濾資訊的技能。因此,輔助工具越多,越要求參考者冷靜,學會成為聰明的父母,不隨波逐流,要接受每個孩子的不同。

與家長一樣,今日的教師也認為,責罵和用武力是不行的,感覺教育學生無能為力。今日的學生是否比前輩更難教?吳清蕙博士說:“教師承擔過大的責任時會給自己施加壓力。教師的主要任務是觀察和識別學生的異常情況,從而與其他學科教師、管理幹部、學校人員,甚至是班上的其他學生和家長配合處理,而不是一人應對。”此外,教師的力量是以知識傳達能力來塑造學生,而不是執行學校的制裁及獎懲規定。因此,教師不再扮演引導角色,而要陪伴和輔助學生發展。
 
改變測試和評估方式

實際上,很多家長對送孩子去看心理醫生的建議還顧慮,因為他們把“心理障礙”與“神經系統疾病”的兩個概念混為一談,不願意承認孩子有心理健康問題。此外,有些家庭過分擔心,無意中誇大了孩子的問題,認為孩子在行為和性別上有偏差的表現。

阮瑞芳博士分享了自己的教學經歷,她親眼目睹很多家庭發現自己的孩子屬於第三性別後,生活徹底天翻地覆。她認為,問題關鍵在於家長的觀點及看法,而孩子的性別不一定有問題。因為青春期是兒童期至成年期的過渡時期,有著無數的不確定性、對性別產生好奇並想證明自己。只要父母的看法更開放,了解孩子想向父母傳達的通牒,以有適應的行為。

守德市ICS幼兒園-小學校系統顧問鄧雪商碩士表示,在現代社會裡,教師只扮演引導角色,協助學生充實知識和完善人格。教師要常提高技能、充實知識,掌握不同年齡學生的心理、生理發展過程,借助動員、支援等方式鼓勵學生參加體驗活動,練習溝通和反饋技巧,同時擁有健康的思想和生活方式◆

與此同時,許多教育專家也認為,提高當今教育質量的措施之一,就是改變對學生的測驗及評估方式,減輕學習成績壓力,增加學生的主動性,將學習成為師生之間的雙向互動,有助發展學生的能力和素質◆

秋 心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