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慈善

零元載貨三輪車

梁玉英使用他日常替人載貨的三輪車來協助慈善廚房送糧食、食品和飯菜等,幫助受疫情影響的民眾。

梁玉英晚上免費載運慈善物品送到疫區。

梁玉英晚上免費載運慈善物品送到疫區。

他向來愛做善事,幾年前曾免費將慈善物品運送到各地。因此,在本市因疫情爆發而落實社交隔離期間,零元班車是籍貫廣平省的他對社群的簡單義舉。

懇求免費載運
他告訴我們,在本市須落實社交隔離期間,他看報紙得知很多貧窮民眾和普通勞工受苦,但他的家境也很窮,不知道要怎樣幫助社群。有一次,他偶然知道第一郡滿寺素食館正在煮飯送給各封鎖區的民眾。於是,他向該食館申請騎車送飯菜。

他透露:“當時,滿寺素食館的主廚鳳姐憂心地說,疫情期間,騎三輪車者也遇到困難,需要替人載貨來掙錢養家餬口。但我一直懇求並表示,我向來愛做善事,可以在這裡工作是我的幸福。最後,鳳姐也同意了,我負責將蔬果、飯菜、必需品運送到各個隔離區和封鎖區。此舉讓我很高興,就像我此前被一家公司錄用一樣。”

今年6月29日晚上10時,愛心滿滿的他騎著首班零元三輪車將物品送至封鎖區。“我和廚房的兄弟姐妹們將3噸蔬果送到平新郡裴思全街的封鎖區。把物品搬上車後,大家讓我穿著防護服和戴上防護鏡。穿著不透氣的防護服,我覺得身體從上到下就像裹著保鮮膜蒸桑拿一樣,浸泡在汗水中。因此,我深切體會到抗疫一線醫護人員的艱辛。”梁玉英又說。

載送物品後已快到半夜,他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把200份飯菜載運到若干地方送給無家可歸的人和貧窮勞工。“說實話,我騎車去給他人送飯菜,但我肚子也在打鼓。但想起需要飯菜的窮人,我就努力把飯菜送完,最後一份才留給自己。‘雪中送炭’,素食飯真的太好吃了。完成送飯菜的任務後,已是第二天凌晨1時。我騎車返回停車場,脫下防護服,先進行全身消毒才回家。”

不幸感染也接受
我們問他,作為家庭的主要勞動力,冒險前往感染風險大的地方助人是否害怕,他老實地回答:“說實話,我這樣去也很害怕。我有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兒女。有時候乍想,若我感染了病毒,妻子和兒女要怎樣活下去?但我已經決心做善事,樂意幫助正在遇到困難的社群,加上妻子的鼓勵,我感到放心並更有動力繼續行善。若不幸感染病毒,我也接受。”

從協助滿寺素食館的首班車以來,他覺得在第四波疫情中,騎三輪車越來越方便。他透露,三輪車可以到達各個被封鎖的街區、巷子,能載送大量必需品去幫助民眾。

“後續幾天,只要慈善廚房需要,我就立即報到。從運貨單位把蔬菜載到慈善廚房都是半夜,然後從廚房把飯菜送到本市各地。”他透露。此外,他還呼籲若干騎三輪車兄弟免費載運。

令他更高興的是,交警力量對慈善活動很同情,所以從未“刁難”。此外,他還獲得了載送慈善物品的“往來”證件。他透露,若干騎三輪車兄弟響應,為各組織和個人免費載運物品送給疫區民眾。但問題是有些騎三輪車兄弟沒有“往來”證件。因此,已免費載運送給民眾的慈善物品,現在還被交警罰款,真是受委屈了。

在疫情期間參加慈善活動也讓梁玉英有難忘的經歷。 最難忘的是將物品載送到第八郡平東街林觀寺的那一天。當時,他與滿寺素食館的一名兄弟一起去,兩人到達目的地後,才知道林觀寺旁邊的巷子因為發現幾例新冠病例而剛被封鎖。他坦白地說:“我當時很擔心,但我們仍儘量冷靜,將近一噸蔬菜運入林觀寺,之後迅速進行全身消毒。”

我們又問,本市正在落實社交隔離,柴米油鹽的壓力都壓在自己肩膀上,但他現在忙著載運慈善物品,那麼一家人的生活怎麼過?他笑著說:“還好在協助滿寺素食館載送慈善物品的日子裡,我也獲贈送蔬果疏和食物,所以我們一家不會挨餓,仍健健康康地工作。”◆
 
妻子的心事
梁玉英的妻子胡氏竹芳表示,當知道丈夫說要為慈善廚房載運物品送到各封鎖區時,她很擔心並明知丈夫會面臨感染風險,但她並不猶豫。她鼓勵丈夫現在是最適合幫助社群的時候。有幾天回到家,他說晚上要開工,搬運物品和蔬果很重,但能為隔離區的貧窮民眾及勞工付出一份力量,她也替丈夫感到高興。她只希望丈夫身體健康,這樣就可以繼續參加志願工作了。

光園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