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前線夫妻同心齊力抗疫

之前得知第五郡安平醫院轉換功能成安平新冠肺炎治療醫院後,裴氏醒護士(34歲)擔心欲哭,這意味著她要離開兩個年幼的孩子。

裴氏醒護士正為新冠病人測量血壓。

裴氏醒護士正為新冠病人測量血壓。

在疫情演變複雜的緊急情況下,救人是至關重要,裴氏醒決定安排好家事,開始執行任務。因有兩個小孩子,所以她獲安排在行政部門工作。她丈夫周富孝(33歲)護士也在安平新冠肺炎治療醫院6號感染區參加抗疫。在醫院經常與新冠患者接觸,所以不久後,她也感染了新冠病毒。治癒後,她申請留在感染區志願照顧病人。

遏制激動情緒
裴氏醒護士敘述,7月初,她收到安平醫院轉換功能為安平新冠肺炎治療醫院的信息。當時,他們夫妻和公婆都在醫院工作,所以全家人進行討論,誰繼續上班,誰在家裡看管兩個孩子(周嘉慶4歲和周慶薇2歲)。討論後,婆婆決定提前退休以看管兩個孫子,至於公公因在藥劑科工作,所以每天可以下班回家。她說:“獲得公婆疼愛和理解,所以我十分放心參加抗疫。”

安排好家事後,周富孝也接受在6號感染區參加抗疫的任務。在此期間,裴氏醒獲安排在行政部門工作。一個月後,她收到對新冠病毒呈現陽性反應的檢測結果。她說:“當時,我不敢告訴任何人,只給母親和姨媽打電話通知自己感染病毒。每天,我接觸很多人,所以十分擔心會傳染給其他醫生、護士。”後來,她獲安排在1號感染區隔離、接受治療。當時,阿孝也十分忙碌,少來看望妻子。裴氏醒也和其他病人住在一個病房。得知她是護士,有的病人覺得詫異便問:“您也在這裡治病?”

在病房裡,有時候她也擔心健康狀況。她希望早日康復,可返回工作崗位與同事繼續照顧病人。雖然當初有點兒焦慮,但後來努力鍛煉身體結合飲食以改善體康。14多天後,她完全康復出院。經一場病後,親身體驗過各種病症,尤其是失去了味覺的她希望幫助更多新冠患者,鼓勵他們的精神。因此,她與丈夫討論後就徵求醫院領導的意見,志願進入感染區照顧病人。雖然有點兒擔心,因為感染者康復後還要多休息一段時間,但看到妻子的決心,阿孝也十分支持。8月15日起,她開始在1號感染區執行照顧病人的任務。痊癒後約半個多月,輪到阿孝感染新冠病毒。渡過困難關頭,他們夫妻更加堅強,吸收不少照顧新冠病人的經驗。

流出思念孩子的淚水
近3個月在安平新冠肺炎治療醫院執行抗疫任務,他們夫妻積累了許多經驗。上班時間長達12個小時,護士要給病人發放藥物、給使用氧氣瓶輔助呼吸的病人協助個人衛生。此外,每天3次領取食物,然後分成小份包括米飯、粥、牛奶派發給病人。工作實在太多,加上穿著密封的防護服,每次下班,誰都心疲力盡,全身都是汗水。

檢查病人狀況後,裴氏醒來到行政室歇息一會兒。當時,有的同事連忙把午飯吃完,有的仍在工作。12個小時忙於工作,她覺得時間過得太快。有時候已經很晚了,但她仍要留下解決完當天的工作才能下班,否則翌日來不及處理。因採取輪班制,所以阿孝夫妻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照顧病人,兩人相伴的時間很少。離開家,思念孩子,但他們夫妻不敢打電話回家,怕孩子哭鬧要求媽媽回去。裴氏醒託媽媽錄製兩個孩子日程生活的視頻以打開觀看。只要見到孩子,他們夫妻的所有疲憊都一掃而光。有時候過於思念孩子,夫妻倆騎車回家,停靠在路邊,發短信讓母親給孩子到院子裏玩耍,他們可以看到孩子一會兒就離開。裴氏醒激動地表示:“我怕危險,不敢擁抱孩子,只能遠望他們,看他們健康即可。但孩子看見並想抱抱時,我們夫妻只好遏制情緒,連忙離開。”

現在,他們夫妻只希望疫情及早結束以全家人團聚。分別好久,他們只希望可以緊緊抱住兩個孩子。

安平醫院院長二級號專科胡海長江醫生告知,當醫院轉換功能,所有專科都改成1到6號感染區,只保留加護-防毒區和急救科。其中,1、2、3號感染區用來治療輕症的新冠患者,4、5、7號感染區專門收治有基礎病,需要使用氧氣瓶輔助呼吸的重症病人。目前,醫院設有700張病床。在醫院工作的各醫生、護士獲安排不同的休息時間、使用電梯時間以避免交叉感染。胡醫生告知,當醫院轉換功能,人手緊缺。後來,醫院已舉辦就地訓練。至於醫療設備,市衛生廳、各位熱心人士也協助PCR檢測儀、救護車、呼吸器、X-光機等。上述是治療新冠病人的重要設備。此前,醫院已調派兩位醫生、4名護士馳援古芝新冠肺炎治療醫院加護科(ICU),約40至50人到孫德勝大學隔離區協助抗疫。胡醫生的妻子是二級專科林世芳醫生(守德市醫院耳鼻喉科副科長)。他們幾個月來都直奔抗疫前線◆

碧 銀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