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社交隔離後近視度數大增

連續在家4個月,不少人無法控制電子設備使用時間。因不可外出吸收陽光,故眼睛視網膜缺乏多巴胺,這是調和與控制近視發生的重要因素,導致社交隔離後很多人的近視度數上升。

社交隔離後近視度數大增

社交隔離後近視度數大增 ảnh 1 疫情期間,成年人和孩子的近視度數都加深。
 
難以控制電子設備使用時間
現年36歲、家住第七郡的阮氏黃萩是一名辦公室人員,眼睛輕度近視。在本市落實社交隔離的4個月裡,她整天與電子設備形影不離,不是使用電腦工作,就是看電視,甚至睡覺前還持著手機上網。不久前,她戴上了眼鏡仍看不清,覺得眼睛疲累及常流眼水。她最近前往熟悉的眼鏡店測量近視度數,結果眼睛的近視度數已上升,右眼只升半度,而左眼就升1度有多,難怪她戴眼鏡也看不清。眼鏡店人員告知,該店復業後,每日有數十名熟客前來換眼鏡片,因為眼睛度數加深。

市醫藥大學眼科講師、海燕視覺研究與培訓院所屬近視治療單位負責人陳廷明輝碩士、醫生表示,從10月1日至今,該單位的眼科疾病患者人數比疫情前增加30%。主要原因是在社交隔離期間,大家已改變生活習慣,電子設備使用時間較長,不接近大自然,導致雙眼健康受影響。大多數患者的屈光不正,其中有近視,最多是孩子們。

上述近視治療單位正在觀察許多屈光不正的病例,故有整個過程可以用來比較。例如現年7歲、家住平盛郡的阮氏玉明,此前沒有近視。但到10月,她前來診病時,醫生發現她已患有近視1度。類似情況,現年12歲、家住富潤郡的范輝南在兩年前已獲檢查眼睛。從2018年至2020年階段,他的眼睛只升0.75度。但從今年1月起,他的雙眼都升了1度近視。

最嚴重的場合是今年10歲、家住新平郡的阮文科。本市放寬社交隔離後,家長送他去檢查眼睛,結果雙眼的近視度數升到8度。醫生們表示,除了若干個人的危機因素,則孩子的眼睛要在長時間裡活動,故已被過度調節,導致測量到的近視度比真實情況還高得多。若不謹慎,孩子佩戴錯度數的眼鏡,日後後果無窮,這也是眼科醫生傷腦筋的問題。

作為世界近視院亞太區域大使的陳廷明輝醫生認為,世界大多數國家都發生社交隔離後視力變差的情況。據《英國眼科雜誌》的一份報導顯示,疫情期間的近視患病率比前高2.5倍。

善用室外空間來防近視
陳廷明輝醫生表示,生活方式也對近視患病危機與近視盛行率造成影響。值得注意是,每次孩子近視度數上升,可使患上眼疾危機增加40%。世界多項研究已證明參加室外活動時間越長,近視危機就越低。相反,近距離工作,或電子設備使用時間越久,則患上近視與近視度數加深的危機越高。

由於受到疫情的影響與要求落實社交隔離,孩子要線上學習,電子設備使用時間增加是難免的。

黎文盛醫院眼科副主任黃氏碧柳醫生告知,從10月1日至今,就醫近視的場合比疫情前增約50%。大部分是年輕人和少兒。近視患者獲分為真性近視與假性近視,其中假性近視的場合佔許多。假性近視是因患者過度使用電子設備,影響到眼睛的調節,導致眼睛被升度,但只要按生活制度來調整,同時以準確的方法護眼,則視力就能恢復。然而,若假性近視情況多次重複,將不僅是眼睛的視力,而患者的生活質量也受影響◆

清 玄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