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處理河畔住房清拆難題

由2016年至2020年階段,本市計劃清拆逾2萬間河畔住房,但至今的實行結果不如願。資金、招商引資等困難現是本市制定2021年至2025年階段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八郡雙涌還有很多簡陋住房。

第八郡雙涌還有很多簡陋住房。

清拆逾2萬間住房
從第五郡“Y”字橋或阮知方橋看全景,我們將清楚地看見雙涌上的一排排簡陋、以廉價物料搭建及低矮住房。那些潮濕的住房裡有成千人居住,水電和消防等生活條件得不到確保。在第八郡范世顯街1076號巷,許多簡陋住房是在水流烏黑且傳出陣陣惡臭的河涌上搭建。現年70歲的裴氏雪大娘說:“我在這條河涌上生活已有數10年了。在2016年至2017年曾聽到本市須清拆河畔住房以整頓都市的消息,大家都很高興,終於有機會擺脫條件太差的生活環境了。然而我們已等待5年,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據第八郡人委會的報告顯示,該郡現有1萬2389間簡陋房(共有逾5萬2500人口)。其中,約有6400間住房建在岸上,近4000間住房的一部分佔用水面積。完全佔用水面搭建的住房逾2000間,務必及早清拆。單是雙涌的南-北兩岸,有6000多間。第八郡人委會表示,大多數河畔住房違章建築,面積小,不確保基本的生活條件,洗手間的廢水直接排放到河涌,導致水流更污染。

據職能部門的統計顯示,本市雙涌-疊涌、豆腐-濱藝涌、穿心涌等現有2萬1851間河畔住房,集中於第四、第七、第八和平盛郡。根據既定計劃,本市於2016年至2020年階段將清拆逾2萬間河畔住房,力爭整頓河涌兩岸的市容,同時穩定民眾的生活。然而至今只清拆7260多間,完成逾36%計劃。

吸引投資商的機制
市建設廳表示,為了清拆河畔住房,本市須開展65個項目,清拆補償和安置經費預估達逾44萬億元,但現有資金缺乏,又同時要開展其它多個項目,如減少交通堵塞、治水等計劃。一位都市專家說:“本市的最大阻礙是大價值的公家土地儲備剩下不多,故難以給參加清拆、安置、整頓河涌計劃的企業支付。”

市不動產協會主席黎黃洲稱,清拆雙涌南岸的河畔住房計劃涉及第四、第七、第八郡的數千個民戶。上述計劃的經費龐大,因為要清拆場地、補償和安置,同時要築堤和建設防塌陷工程。與此同時,該計劃資金正在受阻礙,是因為國家財政預算與社會化資金在分配、集資方面遇到困難。最大難題在於現行規定,投資商須先儲備安置房,之後才能清拆補償。實際上,安置房投建方面正在遭遇土地和設施的羈絆。

若干房地產企業表示,曾考察並制定參加本市各河畔住房清拆計劃的提案,但後來一直“按兵不動”,因為遭遇土地儲備與安置政策的阻礙。一家房地產企業經理認為:“除了為社會作出貢獻之外,任何企業都想盈利。因此,本市政府領導必須實施具吸引力的機制才可招引投資企業。”

市社會與人文科學大學都市學系原主任阮明和副教授-博士說,改建、整頓河畔住房的計劃是個大項目,對本市的社會民生工作具有重大意義。上述計劃需要龐大的資金,本市不能再使用ODA貸款資金,而按公私合營模式(PPP)籌集私人資金也遇到困難。為解決資金問題,本市須研究拓寬清拆走廊的措施,儲備大面積的商業土地,之後進行拍賣以籌集興建基礎設施和安置房的資金。此外,阮明和副教授-博士提議:“因歷史條件,大多數民戶的河畔住房都沒有明確的合法證明。很多家庭的人口多,需要住處以穩定生活。因此。本市須對該特殊對象落實個別的補償政策,這樣才有效地解決安置難題。”◆

德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