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調升房租 負擔加重

因疫情導致學習和工作間斷一段時間之後,來自各省的大學生、勞動者開始返回本市繼續學習和工作。因此,租屋需求激增。利用這個時期,若干房東故意抬高租金,令不少大學生、勞工的生活難上加難。

舊邑郡黎德壽街某個租房區。

舊邑郡黎德壽街某個租房區。

租金逐年增加
自10月初至今,在步入新學年之前,許多大學生到處尋找租房。本市租房營業也進入“熱潮”,租金猛增。過去一個多星期,阮國寶(19歲,籍貫廣平省)走遍舊邑郡、新平郡、第十二郡各條大街小巷以尋找租房,但仍未租到符合家庭經濟條件的住所。他透露:“我家也相當窮困,尤其是遭洪災之後,家庭經濟陷入窘境。故此,我想找一間每個月的租金約150萬元以下的租房,然後找一個同屋與其分擔費用,但是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心儀的,大部分房租都自300萬元以上,還要求交1個月租金作為押金。新學年開始,需要開支的很多,這筆錢對我家庭來說確實是超出能力範圍之外。”

考上大學電子技術系的武功孟(18歲,籍貫平定省)非常開心。然而,他也為找不到學校附近的租房而發愁。他說:“這幾天,我瞭解了各所學校附近的租房區,但租金非常昂貴。沒辦法,只好與師兄師姐同租一間租房以節約每個月的開支。”

不僅大學生因房租漲價而遇困,許多離開家鄉到本市打工的勞動者也陷入同樣的處境。租金調升意味著他們須節約每日的開支和膳食費以補上。平新郡某縫紉公司的工人鄧氏幸(37歲)告知,夫妻倆每個月的總收入約1000萬元,房租、電、水費已花400萬元左右。她歎氣地說:“我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間房子,每個月的房租為290萬元。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房東調降兩個月的租金共為60萬元。在疫情獲得控制後,以大家都調升租金為由,房東將每個月租金調升50萬元。這樣我們只好退房,找一個更遠、更便宜的租房以穩定生活。”

需要大家分擔
據悉,每年本市房東都調升租金。租金的調升也不按任何規律,主要是房東自行決定。許多房東還趁租房需求大增以抬高租金。裴氏金戀(50歲,舊邑郡黎德壽街某租房房東)為此表示:“每年物價上漲。為了彌補各種開支,我們必須調升租金。此外,每年房租都會調升,所以我們要根據市場規律而做。”現年45歲、守德郡某租房的房東陳和認為:“本市房租逐年增加。然而,調升多少是要根據與市中心、學校距離多遠的位置。房間越大越乾淨,租金便越高以彌補修繕開支、中介費。雖然租金調升,但供不應求,每年租房的需求還是高居不下。”

實際上,在房東隨意調升租金的同時,本市各郡、縣仍有部分房東給窮困勞工、大學生調降租金。鄭氏珠(63歲,寓居舊邑郡光中街)分享:“對於從家鄉來到本市謀生的勞工及求學的大學生的處境,我們都很同情,自從經營房租,我從來不調升租金。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我主動在3個月內給每間房租每個月減50萬元。近期,我也會繼續給來自中部災區的勞工、大學生調降租金。”

調升房租會加重租房者的負擔,他們需要節約開支以維持生活。因為大多數租房者都是從鄉下到城市謀生計的窮困勞工、大學生。因此,很需要分擔,尤其是在受新冠肺炎、水災影響的情況下,許多勞工失業、失去收入來源、生活陷入窘境◆
 
市大、中學生輔助中心告知,該單位經常與多年信譽良好、承諾不調升租金的租房單位、個人保持聯繫以輔助大學生。此外,以免遭到風險,確保大學生享有價格合理、環境良好的住所,在中心的網站也經常刊登具信譽租房的資訊,旨在給學生、家庭提供更多選擇。

裴英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