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醫務人員克難抗疫

去年10月初,有近千名醫務人員申請辭職,這是由市衛生廳最近發出的訊息,深受輿論關注。然而,同樣在本市,有許多年輕的醫務人員在工作中遇到困難,尤其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後,但他們表示不會辭去工作。

在各所野戰醫院服務抗疫的醫務人員。

在各所野戰醫院服務抗疫的醫務人員。

醫務人員夫妻一同抗疫
今年25歲的阮氏垂玲,是本市一所大型婦產醫院麻醉外科和復甦科的麻醉護理,因是新冠確診者(F0)而正在家隔離接受治療。她曾在第七郡16號野戰醫院參加抗疫近3個月(7月28日至10月25日),每次檢測她都是對病毒呈陰性反應,直到最近因為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不得不暫時呆在家裡治療,待康復後繼續上班。

阮氏垂玲向我們展示了她的手掌照片,起皺和變得灰白,這是在抗疫期間因使用酒精而造成的。一個工作日8小時以上,甚至超過8 小時,每天4至6個小時穿著PPE醫療服,幾乎總是“泡”在酒精裡,看著雙手就足以明白她和其他醫護人員是如何的艱苦。

她告知,當接受任務時,16號野戰醫院剛剛建成,天氣炎熱,鐵皮屋頂發出的熱氣令她熱得想暈過去。工作場所沒有空調,所有團隊都必須互相鼓勵,早日適應這種情況。科學飲食、經常鍛練運動的她,雖然很疲累但還沒有到昏倒的地步。當進入野戰醫院的感染人數逐漸增加時,其他一些醫務人員已經筋疲力盡,甚至昏倒了。

阮氏垂玲表示:“在最初工作的前兩三週,值班結束後,我們在醫院休息。之後,大家得到安排入住酒店,每天上下班,方莊客車公司免費接送。只有這樣,大家才能睡個好覺,並在辛苦的一天之後為醫務人員恢復精力。” 

阮氏垂玲的丈夫,現年27歲,是守德市一所醫院的心臟手術醫生。幾個月來一起去抗疫,兩夫妻每人一個地方,沒有見面的機會。只有在簡短的電話通訊裡互相鼓勵。本市恢復新常態後,夫妻倆才恢復正常的工作,在醫院值夜班。他們是租房子住的。在下班之後,阮氏垂玲還爭取時間學習英語IELTS和韓語以充實自己。她透露心事,經過多個月緊張抗疫,她明白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生活是很無常的,未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沒關係,她為夫妻兩人正在做人生饒有意義的事而感到無限的幸福。
醫務人員克難抗疫 ảnh 1 在野戰醫院服務的阮氏垂玲。
 
這位女醫務人員告知:“我在本市的一所大型婦產醫院工作,每日看到不少新生的嬰兒,有機會抱抱他們,給他們餵奶,我覺得很幸福。尤其是那些難以懷孕的母親,她們時時刻刻都在盼望有自己的孩子,孩子能夠健康地誕生。這是我所幹行業可貴的一切。”

求家人資助完成自己的願望
現年24歲的梁隆長是市范玉石醫科大學全科系今年的畢業生。他表示,他選讀這一科是跟隨家庭的傳統,同時也很希望對人體有更深入的研究。當考上醫科大學時,他選擇婦產科來發展事業。然而,在大學攻讀6年後,他仍未能賺到錢,因為他要在醫院實習1年半的時間。唸大學時要租房住,在生活水平日高的大城市,一切開支很大,父母供給的生活費沒有剩餘,現在要繼續伸手向父母討錢,作為實習1年半工作的生活費,令到他深感不安。

梁隆長告知:“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儘管未正式上班,但我們知道剛出校的醫務人員收入是很低的,而且工作壓力也極大。然而,我仍為自己定出目標,要追隨自己所選的職業。”

今年25 歲的梁維啟是在市醫藥大學剛畢業的醫生,目前在守德市黎文盛醫院胸腔血管科實習,他也要租房子住,輔助經費也很低。實習期間,他沒有基薪,只得到膳食費和車馬費的輔助。這樣的輔助額對剛出校的醫生而言是很難生活的。為了能在本市生活,每個月他要接受家中的接濟。有時他覺得很難過,因為其他行業的朋友都出校找到工作,經濟穩定,而他在讀了6年之後,生活仍未能穩定。

本市最近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他被調動到守德市草田坊醫療中心參加抗疫。不只對他,而是整個年輕醫務人員隊伍都有很大的壓力。很少人知道,梁維啟最近又要向家人求接濟,以在執行抗疫任務期間過活。

梁維啟表示:“我為坊間人民諮詢、照料及診治病。壓力很大,我們要管理坊內約500 戶人的健康狀況,每個值班都要值電話,做遠程諮詢工作。有很多個晚上還值班急救新冠肺炎病人,十分緊張。有時自己覺得很累,但因為是抗疫工作是不能放棄的。”

梁維啟在一個半月後就是醫院的正式醫生。雖然如此,據他告知,剛出道的醫生薪金尚低。他說,除了做好在醫院的工作之外,自己將另找些工作做,當然是在自己的專業範圍內,既能學習,發展自己的專長,又增加多點收入。這位年輕的醫生說出他的心聲:“經過這場疫情,我學習到很多,並為自己能夠站入醫療行業感到自豪。”◆

翠姮——范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