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園地

修車的老伯伯

胡志明市現在可以說只有熱和更熱兩季。太熱啦!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這樣的烈日要出去買東西簡直是要命,更可憐的是那輛自行車還跟我作對,半路破輪就算了,還給掉鏈。推車走到一身大汗還沒見修車攤,都快中暑了。突然遠遠的看到了“救星”,我趕快跑過去。到達後,高興沒多久就看到是一位老伯伯,他的腰好像不太好,彎得像鞠躬似的。我有點不安心,想要不再找找別攤吧。正在往前走,車子就被老伯伯拉回。

我尷尬地把車停好,他遞給我一張椅子坐等,就開始修補。他的小攤在露天,只有一把大舊傘,幾張小椅子,幾個破盒裝滿亂七八糟的工具。烈日的熱光射來太難受了。我只坐等著都渾身汗水淋淋,便去隔壁的小賣部買兩瓶水,並把一瓶給老伯。光坐等也太無聊,隨口多嘴地問:“伯伯,您為何不在家避暑,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下,何必出來幹活呢?您的孩子同意嗎?”

說了才發現自己失禮,他動作也停了。我馬上道歉,真不是故意的。他歎氣說:“誰不想老年時待著享福呢,可還是要看自己的宿命”。原來他是子孫滿堂的,各有自己的家 ,過著幸福的生活。可他們竟互相推卸贍養兩老的責任,每月的生活費,他們都不大願意供給。有人拿藉口說經濟拮据,暫時給不了,卻在一年中全家去國外旅遊超過3次,還買了套房;有的說給兩老喝咖啡錢,可每天都帶全家回來吃喝,託買東西一般都不付錢;有人搬出家就不管家裏的任何事;有人還伸手借兩老的老人金周轉等。
 
伯伯說前一段時間,老伴要入院動手術,各人都說“我沒錢,你們自己想辦法吧,借錢也別盼望我,我沒能力幫還的”等等,他一人要到處求借。手術後,也沒人輪班照顧老伴,他們只來看看就說事忙要走了。幸好還有其他病人的家屬伸出援手,讓他好回家準備用品或出去買食物。出院後,兩老開始忙著工作賺錢還債,他就在家附近開了這個修車攤,老伴身體還虛弱,找些手工在家來做。幸好他們還有退休金和養老金維持,債主是鄰居也體諒,沒有催還或算利息。

他講的時候,聲音平淡,好像不是自己的故事似的。他說“就認命吧,沒子女福,靠自己也能活。”我是旁觀者聽了也心酸得很。最近我周圍的人一個個懷孕,生寶寶,作為父母,付出的偉大無法數清。孩子從雙手這麼小,慢慢把他養大要花多少心血,供他讀書成才又要多少心血,最後換來如此結局。

作為子女,我們一直收下父母所給像理所當然似的,那他們可得到什麼?到底“孝”字誰敢談得成。“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誰還有父母,請別讓他們傷心。世上沒有“如果”和“後悔”之藥。父母不能待在你身邊一輩子,他們的時光在倒數中,不爭取孝順就來不及了◆

禮文華文中心 李桂榕

相關閱讀